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学记](第一部迎新营篇)
[大学记](第一部迎新营篇)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大学记第一部迎新营篇


  前言:一直都喜好以大学为题的作品,特别是惊为天人的门房秦大爷的故事和女生徒狩等,所以写了此作,此作的未修改版曾以TA152 的笔名发于风月大陆。
第一次在这儿发文不懂用这儿的挂版系统,如排版不好,请见谅。

                正文

            第一回初奸太子女的凌辱

  「你快些好不好,再这样下去我们这一组一定会是最后回去的一组,那时受罚是不是你一个人受。」

  说这话的是一个叫谭绮冰的女孩子,就读与商科系的学生。她流了一头清爽的短髲,外貌相当标致,她看来出身不错,眼戴一个Gucci 的太阳镜,手拿一个
Lv的袋,身穿的是一个Agnes b 的T-shirt ,下身是一条短短的迷你裙,把她透
人的双脚露出来,可能是因为平日好食好住,她的身材相当不俗,在松动的T-shirt
也遮不了她骄人的双乳,下面是她的丰臀,由于矮小的关系,她的双胸和丰臀,显得加倍巨大,极度诱人。

  「是啦,你这么慢,阻地球转,你看一旁的仪莉也比你走得快!」

  这个说话刻薄的叫何琳,也是商科系的学生。她样子可远比上绮冰可,打扮也不出众,只是穿了一件Giodrand的T-shirt ,加上一条牛仔裤,除了她上身还
有一点身材可以谈得上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在她身旁的是两个女子,就不同了,都是绝色的美人。个子少一点的那个叫张仪莉的女孩子,留着一头秀丽直发,肌肤胜雪,五官清秀脱俗,那一双小却夺人心魄的双眼,小巧的鼻子和轻巧的小嘴配合得天衣无缝,最吸引人的却是她那清纯的眼神,小女孩般娇嗲的说话,给一种天真纯洁的感觉,加上她那娇小的身躯,真是我见欲怜,这天加上身上湖蓝的小背心和纯白色的半身裙,下面是白如霜雪的小腿了,加上因为一点中暑而显出的愁容,令她更像一个下凡的小天使。
  如果说张仪莉有一种天使般不可冒犯的纯洁,那在她一旁的陈舒洁就像魔鬼般诱人,法律系的她,给人一种成熟干练的感觉,曾在外国留学的她,打扮也远较其他人开放,一件低胸的背心,加上一条超短的热裤,把她那成熟透顶的身材表露无遗,看她上胸丰满玲珑,下臀肥满有突,而有双脚浑圆而坚挺,一身健康肤色,加上一口中英夹杂的说话方式,真活像是一个外地来的诱人恶魔。

  「不要这样说话,绮冰,何琳大家都是同一组的。明,你不用太介怀的,慢慢来,用不用休息一下?」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叫严唯瓜子面,面长得很秀气,帘清而目秀,是少见的美人,一头淡红色的中直发,令她秀丽的面孔,多了一种现代感。她的身材不能算是丰满玲珑,却也井然有序,加上在长裤中修长有肉的双脚,实是难得的佳人,理所当然的这美女已经明花有主,有一个相识多年的男友。

  绮冰和何琳听了明惠的一番话,也不好意思再骂,只是恨恨的哼了一声。
  再行了一会,她们一行人走到了一间士多,那儿正有三人在等她们。

  「你们怎么这么慢。」一个女生说。

  「哼,看来都是因为那个阿明。」一个身材肥胖,样子丑陋的男子说。
  「好了,不要说了,快走吧。」另外一个男子说。

  那个女生是酒店系的张嘉仪,留了一头乌黑的长髲的她身材不高,瓜子面,样子清瘦,眼神甚为坚定,给人一种刚强好胜的感觉。,虽然身材不太突出,但除此之外,她也可以算是一个美女。更难得的是她善于煮食煮得一手好菜,甜品则更为出众,在这个女性多不会煮食的年代,她可算是身怀奇技。如果说绮冰像明采照人的红宝石,那嘉仪就活像一个待人开采的黄宝石,与别不同,光采奋目。
  那个肥的男子是阿伟,工程系的男子,和何琳一样他说话总带一点刻薄,他看来对嘉仪甚有好感,即日都跟嘉仪一起走,不过看来嘉仪喜欢的一旁的另外一个男子,这个叫阿Jack的是她同系的师兄,样子英俊不用说,成绩更是优秀,也不难怪嘉仪动心,他看来对嘉仪也有一丝好感,不过阿伟不停在嘉仪身旁,他也只好装作若无其事。

  这儿一行七人都是XX私立大学的学生,他们都是大学迎新营同一组的同学,严唯,舒洁和阿Jack是这组的组爸组妈,而其他是组仔女这时他们正在参加迎新营的其中一个活动,要参加市内定向,每一组大家要去不同的地方去完成一些任务,然后就回去营地,最高分的一组有奖品,最低分的一组则要接受惩罚,所以大家都玩得相当投入。

  一行七人?对,我都忘了介绍那个一直给人骂得狗血淋头的男子,他叫阿明。他和另外六人在背景上相当不同,阿明父母早亡一直半工读,最多时一日做三份兼职,现在也还有一份,他有机会入这贵族私校,全是因为他那好不容易拿到助学金,而这也只是刚刚足够,还要不停做兼职,好像昨晚他都要工作到三时,所以这天好累,玩了一回就已经无力奔跑。

  他这种背景在这大学当然饱受歧视,说得贵族大学这儿的学生都非富则贵,有些好像舒洁曾经留学外国,有些就好像嘉仪等是私校出身,即使是何琳也是中产出生,像阿明这样的穷学生可是绝无仅有。他一入到迎新营他的衣服就出买了他,他那些在街市买的衣服,和一旁别人穿的名牌形成解明的对比,而在别人比并家世时,他就只能在一旁看,一句也不敢说。本来进入名牌大学生的喜悦在入学的第一天就因为备受歧视而荡然无存。

  玩游戏时他的处境就更可怜了,十多年的半工读早已伤害了他的身体,难以和其他体格出众的人比并,玩这个定向游戏就说明了这点,他一直气喘的跑在别人背后,出生不佳,加上行动迟缓单单是今日他已经给人骂了不下数十次。。
  好不容易行到去士多,大气也没有喘定,阿伟就宣布下一个游戏,是一行七人两人一组,大家去找途人拿一些东西回来,阿明听到这就暗下祈祷不要和巴辣的绮冰和何琳一组,最好是和仁慈的明惠姐妈,而嘉仪和仪莉也可以至少不同给人骂个半死。

  但天又岂会尽如人意,结果阿明居然是和最针对他的绮冰一组,他都未来得及叹气就已经听到绮冰的向阿伟说。

  「不是吧,我才不要和这个垃圾一组,不行我一定要和其他人一组。」
  「不要吵了,这是抽签的结果,快快完成不就好。」

  「唉,也没有办法,可怜的我,你这个废物最好小心一点,否则你看本大姐会如何对你。」

  阿明已经没力反抗,只能无奈的和绮冰一起,他只好自我安慰自己和绮冰一组总比和何琳好,至少可以偷看一下这个美女。。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这次的任务是去拿一些东西,两人要走半个小时多一点,谁料走了不到五分钟,居然下大雨来,把两人淋个湿透。

  「操和你一起真是没有好东西发生的,现在可以怎样。」

  「找个地方避雨先。」

  绮冰本来还想再骂,不过一开口就吃了一口雨,也骂不出,而阿明的说话也有他的道理,她想了一想忽然想起一个避雨的好去处。

  「你跟随着我。」话都未说完,她就走了入一个工业大厦。

  「你想去那儿?」

  「不要吵,走过来来就是了。」她说完就立刻进入到工业大厦,走入其中的一部升降机,带着阿明去到位于顶楼的单位,并随即拿出锁匙进入。

  阿明跟入去,闲得一种装修的气味,地下都是一些工具,如电钻,士巴拉等看来正在装修之中,在一旁看到有几个放了衣服的箱子,而在一旁的是一些看来像古玩的东西,有一个看来是兵马俑而在一旁的是一个洗手间,这儿看来的是一个小小的仓库,有一些他好奇怪为什么绮冰有这儿的锁匙,但也怕给她再骂,只好不出声。

  入到去的绮冰走在一个箱子上坐下,当阿明想跟坐下的时候,却听到绮冰说。
  「你走开,坐地下就好,我的箱子才不给你坐。」

  「这么大的仓库是你的?」阿明惊叹道。

  「唉,这样就叫做大,你真是见识少,我家这样规模的仓库,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个,算你今日走运本小姐今日刚好有带这儿的锁匙,不用大家在下面淋雨。说回来,这个仓库算得上什么,只是我家的财产的一个零头,下次我带你去我在市郊的别墅看看,你才会明白什么叫大屋。哈,我忘了你是一个穷小子再说多些我也怕你自卑,都是不要说话了。」

  这时她的电话响起。

  「阿伟?是阿,下雨,我们?在我家的地方躲一会雨,好快回来,好好,没问题,等下雨完我再出来。」

  看来是其他人打来的,绮冰和他们说等大雨听下再回去。

  「唉,好闷,不如打给朋友谈一会。」她一点也没有想过把刚才电话的东西告诉阿明,一谈完阿明的电话就打给她的朋友,不停的谈起来,当中不少得又说几句阿明的坏话。

  这时的阿明也不想说什么,他已经习惯了给人骂,他看了一看地下就坐下,把身上的背包放下,把一切收拾好时,他抬头一看绮冰,却一看不能自拔。绮冰本来穿的白色Agnesb的T-shirt 在大雨下已经完全湿透,把入面的胸罩都显了出
来,绮冰的身材本来就极佳,现在更是玲珑浮突,那双乳就像两个在雾中若隐若现的高岭,阿明的眼光转向上,绮冰的头发也己经湿透,雨水慢慢的从她标致的脸蛋流下,再流到她那美丽的颈项,就像一个刚出浴的美人,阿明的眼光移向下身,看到那肥美的双脚,因为雨水的关系,就像打了腊一样,和她的名字一样是一个冰美人。

  越看下去,阿明就越兴奋,下身的小弟弟也不禁地直立,因为家贫的缘故,他一直没有机会找一个女朋友,平日只能透过看 AV 影片来解决,不过看得多也没有味道,那些AV早已是万人插的贱货,那有眼前这个小娃儿的那么吸引,阿明不禁幻想绮冰在男人的抽插下会是怎么的样子,他越想就越兴奋,不禁把手慢慢移到自己的下身。

  正当他在胡思乱想的时侯,他突然感到额头一痛,原来绮冰已经谈完电话,发现了阿明正在偷看自己的肉体,开始时她还感到还自豪,自己的身子连电车男也吸引到了,但当她看到这个男人把手慢慢走向下身时,她发现这个男的居然对自己有性幻想,忍不住把手机大力扔去阿明的额头。

  阿明眼前一黑,感到面上一痛,用手摸一摸,看到的是血,他发现自己的额角被刚才的手机碰到留了血,平日柔弱的他也不禁大说了一句。

  「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才想问你想干什么吧,你这个色魔,这样偷看我,等我一会告诉其他人,等个个都知你是个好色鬼。」

  阿明给她这样一骂,立时害怕了起来,他可不想之后都给人这样说,现在他都给人歧视,给人这样说之后,就更不用说。」

  「对不起,请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我一定不,我一定和所有人说,哼,你这个没人要的,看到你就知道你们家流的都是悲贱之血,想当然你的父母都是一样,你的父亲看来都是因为做色魔给人杀死的。」

  「我警告你不要再说我的父母的坏话,你再说我不放过你的。」阿明一生中最尊敬的就是他的父母,两人在十年前因为空难去世之后,他没有一天不想他们对阿明来说他父母是不可侵犯的圣人,这时绮冰说他父是色魔,他怎可能不怒。
  「我不只说你父亲,还要说你的母亲,你的母亲一定是做妓女的,一定是和太多人上床,之后有了爱滋死1 ,有这样淫秽的父母就有这样的儿子」绮冰一生给人宠坏,一骂起来就停不了,她那想到这样不单会伤害到他人,更会毁了自己的一生。

  母亲给说成妓女,一般人也忍受不了,何况是阿明,他怒不可遏,站起来走向绮冰,不及细想就给了她一个耳光。

  「闭口,你这个婊子。」

  「你打我,我父母都没有打过我,你一定是活得不耐烦了好,我回去就告诉其他人你想强奸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做人。」她说完这句就走拾起自己刚扔去的手机,显然是想打电话报警。

  阿明看到绮冰的这个举动,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他虽然只是认识了绮冰不过数日,但已经深知绮冰这种人没有什么做不来的,也不是可以说服的,加上她骂自已的父母,把心一横,心想既然绮冰你这个婊子无论如何也打算诬蔑被人强奸,那不如弄假成真,把她真的奸了。

  想到这儿,阿明再不犹疑,冲向绮冰,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拳打向绮冰的腹部,然后骑在倒下的绮冰身上,一拳又一拳的打在她身上,令她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绮冰本来还在想像着阿明苦苦衰求自己的场面,那想到阿明会再出和她想像中完全相反的反应当她看到阿明打来时,她还不相信,当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痛得倒在地上扭动。

  「阿」

  绮冰因痛苦发出的呻吟在阿明产生了一种异样的快感,这就是他第一次当场听到一个年轻女孩发出的呻吟,他一想到绮冰在不久的将来因为自己的抽插接二连三的发出这种声音,就已经兴奋异常,想到这他大气一吸,令自己的思绪冷静起来,他深明自己体力不佳,即使眼前的绮冰个子小小,他也没有信心可以制住,他要一些道具令她不能反抗。他看了看四周,看到了他想找的东西:一条又粗又硬的大麻绳。

  这大麻绳看来是之前搬东西的人拿来的,长短刚好,他走过去拿起来,然后走向绮冰,不怀好意的笑起来。

  绮冰这时还从刚才的毒打中复完,但作为女姓的她一看到阿明不怀好意的笑容,立刻意回到自己身陷险景,立刻本能的涌起力量,急忙爬起身来希望可以逃出阿明的魔掌。

  这时的绮冰犯了一个可能是一生中最大的错误,就是决定逃走。其实如果她这时不是落荒而逃,而是拚命反抗,明也不一定能制服他,不过她一走就正好给了阿明一个从后攻击的机会,绮冰的手刚拉碰上大门的一刻,阿明从后大力的一脚踢向绮冰,乘她失去平衡的一刻,他就骑在绮冰身上,一拳一拳地大力打去。再起来一脚一脚踏下,不到一会,绮冰就无力的躺下,身上都是阿明鞋子的印记。
  看到倒在地上的绮冰,阿明一点也没有掉以轻心,他先是用脚大力踢向绮冰,确定她完全失去反抗的能力,然后拿起手中的绳索把她的双手紧紧绑下。

  「不,不要。」被绑起的绮冰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明把自己紧紧绑起来,然后看着他把自己的衣服都脱下了,迎来她第一次眼睛和男性阳具的眼神接触。

  绮冰虽然早已听说过男性的阳具的描述,但真正看到还是第一次。首先进入她眼眸的的是圆头状的硬物,她听说过男性的阳具有一部份叫做龟头,想必就是指这部份,但这时在绮冰觉得那更像是一个蛇头,因为这时这个头正在她面前像蛇头一般上下抖动,仿佛像毒蛇的头一般准备吞噬它看上的猎物,而这种抖动越来越大,显然它的主人越来越具侵略性,快将开始它的进攻。

  就在蛇头抖动得越来越有侵略性的同时,绮冰也发现那蛇头正在变得越来越粗大,她刚看到是那蛇头还只是像鸡蛋仔般的大小,但慢慢的那蛇头越变越大,先是变成鸭蛋般的大细,最后甚至变得有如鹅蛋一般又硬又厚,绮冰一想到一会这又厚又硬的鹅蛋会侵入自己的身体,就感到不寒而栗。

  看完男仔身上最有攻击性的蛇头,绮冰接着把视线转到凶器的主干上,她早已听说过男性主干的大细和它主人的体型没有直接关系,但她实在想不到外表弱小的阿明竟有可以和黑人相比的九寸长炮,但更可怕不是那炮身的长度而是那粗状的炮身,她看着那高高翘起的肉棒,和上面布满的青筋,她终于明白「勃起」的真正意思。

  但最叫绮冰可怕的不是这鹅蛋般坚硬的蛇头和那上下摆动的粗大蛇身,而是藏在这条毒蛇中的男性毒液,她曾听说过女性身体的深处只要被这毒液沾上,不是从此身陷此种毒液带来的兴奋毒瘾之中不能自拔,就是被这种毒液伴随来的屈辱感侵蚀失去反抗之力。

  而这时她已经看到制造毒液的两个圆型制造厂,那两个蛋蛋和那粗硬的棒身相比之下也毫不逊色,暗示着工厂毒充足的产能,而绮冰很快也证实了这种产能的证据,因为她看到这种奶白色的毒液渐渐从蛇头上的细缝慢慢流出,把那毒液独有的恶臭散摆到空气之中,这气味带来的暗示清楚不过:就是毒蛇再也忍不住要开始它的进攻。

  「不…唔…。唔…。唔」发现毒蛇进攻意图的绮冰还来不及发出「不要」的呼叫就已经受到毒蛇主人的进攻。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被压在地上,感到毒蛇开始了和自己身体的接触,庆幸的是这次进攻的目标不是绮冰最私密的地方,而是她的小嘴,而进攻的也不是那可怕的毒蛇,而只是毒蛇主人的舌头。

  虽然未开始被毒蛇吞噬,但这也已经够绮冰痛苦不堪了,绮冰虽然不是第一次接吻,但一直的男友都是待她而礼,那有试过这样好像野兽一般强行侵入,她感到先是感到自己舌头被蛇一样缚上,然后被逼进行唾液的交换,同时她双唇也被入侵着所咬破流出鲜血。同时更令她感到自己的腰被男人大力拥上,大力的好像要把她扭开两份一样,她感到自己那自豪的丰乳被压在男人的身上,虽然隔着衣服还是感到前所无有的屈辱感但最可怕的是她感到那毒蛇的蛇头蛇身开始了和她身体的接触,把蛇身的热力和蛇头的毒液传到自己的身上,她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绝望,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和绮冰的绝望相比,阿明可是极度的兴奋,这可是他的第一次,想不到第一次就尝到这么好的货式,那个口湿漉漉的,加上入面的小舌,真是叫人爱不释手,同时他拥抱时感到绮冰那两个软绵绵的双乳,在上下抖动,而下身的冰冷的双脚和他火热肉棒的磨擦,令他更为兴奋。

  玩了一会后,他把自己的舌从绮冰的小口中拿出来,双手再也不是紧抱她的腰,而是开始对绮冰丰胸的玩弄,隔着衣服大力大力的搓弄起来。

  「爽呀~这触感~软绵绵的,隔衣服也有这样的手感,不知直接接触会是如何。」

  「不,不,不…。不」

  就在绮冰的惨叫声响彻云霄的一刻,本来包裹着少女身躯的衣物被完全撕破,布碎在空中漂散而下,只剩下那薄薄的胸罩保护少女的双乳。

  乳房,特别是少女的乳房一直被视为性幻想的象征,对不少男性来说,对女性的第一次性想像不一定是把肉棒插入女性的私处,而是把乳房放在手上把玩;对阿明来说一样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的性幻想是把中学时老师的乳房放在手中玩弄,虽然随着年龄渐长,阿明已经渐渐失去了那种对乳房的执着,但还是会不时幻想把弄自己喜欢女性的乳房,在数日前他看到绮冰那藏在衣服中丰满的双乳时,阿明这种久违的欲望再次回来,他一时猜想绮冰胸部的大小,一时猜想双乳的形状,一时猜想乳头的颜色,他当时还以为永远都无法知道这些猜想的答案,想不到想到现在不仅可以知道这些猜想的答案,还可以满足进一步的欲望,想到这他再也忍不住把那薄薄的胸罩拉开!!!

  随着少女上半身最后一件衣物的脱落,阿明的所有猜想都得到了完全的回答:,他先解答到的问题是绮冰胸部的形状:他看到是一个柚子形的乳房,浑圆而挺拔,厚实而别致,,单看形状已经可以说是乳房中的极品;而绮冰的乳不仅形状一绝,尺寸也是人间一绝,经过几日的观察,阿明本来阿明估计绮冰的双乳至少有34C ,但想不到拿开衣服一看居然有36E 之多,而更难得的是这美乳那抗地
心吸力的坚挺更衬托起那完美的大小和形状,再配上少女年轻娇嫩的白肌,纵使是圣人也忍不住上次一亲芳泽,更何况是阿明这样已经被欲念冲昏头脑的奸魔。
  但阿明却没有立即扑上去,因为这时他正在寻找他第三个问题的答案:到底绮冰的乳头是何种形态,比不比得上那乳房的完美形状和大小。而当破落胸罩掉到地上的那一刻,阿明终于看到他想找的答案,绮冰的乳头,不仅没有比那厚重饱满的E 奶比下起,反而有过之而无不及首先绮冰那一对的乳晕不大不小,刚好如一个50元硬币左右,既不会太大影响了双乳的观感,又不会太小影响到双乳的比例,而更吸引的是绮冰那乳头的颜色,那种淡淡的粉红色不仅显出少女未比男人触碰的身躺,更像有鬼力般色诱着眼前同样未经人事的少男,想当然在这样的诱惑下,阿明再也忍不住用他那粗糙的双手开始了他对少女乳房的玩弄。

  「又软又滑」是阿明碰到绮冰丰乳的第一个感觉,一摸上绮冰的玉肌,阿明就再也停不起来,无休止的在柔如丝缎、嫩如玉脂的雪白肌肤上爱抚,忘我的享受着那滑不溜手的乳肌所带给他双手的乐趣。

  享受过抚摸玉肌带来的快感,阿明转而追求揉搓弹乳的乐趣,他的双手同时开始搓弄绮冰那「份量十足」双乳的,开始时阿明还懂得稍为怜香惜玉,只是轻轻揉搓双乳,但慢慢地他加强了双手的力量,一时大力榨弄在那双乳上留下红色的手印,一时强行拉扯做成有一条条的瘀痕,一时粗野压玩,把肌肤弄得通红。结果不消一会,绮冰本来粉白娇嫩的乳房,就已经被玩得通红而且伤痕满布,但叫人惊叹的是绮冰年轻肉体的弹性和韧性,无论那丰乳被如何搓压成任何形状,也能在短时间回复原状,继续接受男人的玩弄。

  在手部尽情享受着绮冰双乳的同时,阿明的口也没有闲着,开始了对绮冰肉体的享用,他先是强逼绮冰和他交换唾液,然后用那沾满绮冰口液的淫舌游走在绮冰的身上,品尝着少女身上因为奔走了一天流出的汗液。

  同时口手并用享用着少女的体液和柔软的双乳令到阿明极度兴奋,他的毒蛇变得越来越粗大,而他的口也忍不住发出赞叹的叫声,一时大叫「好软的一对奶」,一时强呼「好甜的香液」,一时惊赞「少女肉体的弹性」,却可怜绮冰在这过程中只有极度的痛苦,她早已哭得梨花带雨,不停作出绝望的呼叫,和痛苦的呻吟,但等待她的没有救赎,而只有更强的凌辱。

  就在绮冰快要叫得失声的时候,阿明的手停上了对绮冰双乳的玩弄,而淫口也停下了对少女肉体进一步的舔弄,因为阿明决定他是时候好好品尝绮冰的双乳。他先是用嘴巴不停的吮吸着高耸饱满、触之弹手的晶莹玉乳。然后开始用肥厚而灵巧的舌头蛇一般的舔拭着雪峰之巅少女娇嫩诱人的殷红两点,最后更用牙齿啮咬少女敏感的乳头,施以少女肉体绝大的痛苦,引起了绮冰又一次绝体绝命的惨叫。

  「阿…。阿…阿…阿…阿。」随着阿明一下比一下大力的啮咬,绮冰发出一次比一次更惨烈的呼叫,但每一下的呼叫只是换来更凶猛的啮咬,和随之而来更强烈的痛楚和更深刻的伤痕。

  但对绮冰来说身体再大的痛楚也比不上她心灵上受到的打击,要知道绮冰出身富有人家,旁人对她一向尊敬三分,加上样貌不俗,裙下之臣甚多,可以「恃宠行凶」,把他人玩弄于股掌之紧,遂养成她一向野蛮任性,看不起他人——特别是阿明这样贫穷出身的男人的——性格,正正因为这种高傲的性格,在被一个讨厌,看轻的男人强暴,绮冰感到被一般女性更大的打击,她感到一种从来没有的绝望感,原来一切的出身,财富,背景,在绝对的暴力下是这样的无力,她感到自己一直所相信的一切都被完全摧毁,在这样的心灵打击下,绮冰终于完完全全失去反抗甚至思考的能力……

  而随着绮冰意志的渐渐丧失,她再也无力压抑少女肉体在男性玩弄下作出本能的反应,被人所施虐的白皙肌肤渐渐变得粉红,被吞噬的乳头开始变硬起来,而肉体开始发出陷入了阵阵的颤抖和痉挛中,甚至肉体的深处也作出了老实的反应,渗出越来越多的津液,准备接受人生第一次的开发。

  陶醉于丰乳的阿明开始时还不觉察绮冰身体的改变,但渐渐的他感到他玩弄的女体变得越来越热,乳头变得越来越硬,而更叫他难以相信的是他居然听到开始发出呻吟声,随着少女的呻吟越来越强,越来越穿多,纵使没有经验如他,也感到少女的肉体开始动情起来,想到这他不禁亢奋起来,而下身的大蛇到了昂首阔步的地步。

  本来阿明还想试下乳交的滋味,但极度亢奋的他已经再也等不及要征服动情少女最私密的禁地,他忍不住先用手完全张开少女的双脚,同时把少女身上最后的布条撕开,开始最后的进攻。

  少女的内裤还未完完全全的离开少女的肉体,阿明就忍不住开始对少女秘处的观看,迎入他眼帘的是一个修剪过的黑森林,浓密却有序,可见是日常有保养的,而森林处沾上的露水,则反应出少女肉体作出的本能反应;在森林之中是一个红色的的小口,那小口随着少女身体的颤抖一张一合,极力挑动着男性的性欲,这时在这少男少女之中,已没有一丝的布条相隔两人,少女最私密的地方终迎来少男的开发。

  先开发少女秘处的是少男的手指,少男一边用左手把少女的双脚张得更开,一边用右手中指开始对少女秘处的试探,但他的中指只是轻轻前进就停了下来,因为他的手才一开始已越上阻碍,那是一块柔软的小瓣膜拒诸门外,这不是别的,正是少女那初次体验的象征。

  阿明在这日之前,曾多次幻想过自己破处女第一次的情况无数次,他曾幻想过自己会高叫「想不到你还是处女,真的要好好尝尝」,或大叫「插破你这个处女」,但原来真正到了那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兴奋和紧张得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能战战兢兢的把少女的脚拉到最开,然后把自己的肉棒对准,无言的迎来处男和处女的第一次。

  「啪」随着房屋响起身体撞击的声音,和少女处女膜的破处,两人迎来了他们一生的第一次……

  在破处的一刻,少男少女发出了截然不同的声音和不同的叫声,少男发出的是征服者的嚎叫和强烈的抽插动作,他一边乱叫着「插死你」,「看棒」等的句子,一边强行用勃起的大蛇开发少女那无人进入的深处,其开始用缓缓流出的精子宣泄着自己对少女肉体的主权。

  而少女则因为破处前所未有的痛楚而发出了绝望的惨叫声,她本来失去的思考能力,在破处的刺激下重现,但这时的她已经无力回天,只能发出各样的声音,她先是因为痛楚而发出「阿…阿……好痛的」惨叫声,接着因为感到毒蛇入侵和那肉棒发出的热力而发出「放过我,求求你」的呼叫,最后绝望得只能吐出哭号的绝泣声。

  可怜少女的绝泣只是激起男人征服的欲望,他的肉棒越插越大力,越插越深,男子强暴的插入一点也不考虑少女的感觉,他那巨大的阴茎一下一下的大力轰击绮冰紧嫩的嫩穴,把那未经人事的小穴完全占有,阿明这种强行的抽插带给绮冰极大的痛苦,在强力的抽插下不仅娇簿的处女模被插散,而绮冰阴道入面的的嫩肉也被一一撕破,每一下的抽插甚至带出了一丝丝的血迹;那些流出的血迹和少女不停流出的眼泪和惨酷的呼叫都反映出一个叫绮冰绝望的事实:她的肉体已经不再属于她自己而是被被这个男人完完全全的征服。

  被征服的又岂止是她的肉体,也包括她的精神,在男人强力的抽插下,她清楚知道自己失去的不仅是贞操和尊严,也失去了未来,一方面她知道这天后男人必会用这件事来胁逼自己,接受无间止的凌辱,她当然可以报警,但自傲的她又那能容许其他人知道自己被凌辱的事实,也许有人说私下找人杀掉阿明是一个方法,但如果男人又留下任何自己这次被侵犯的记录?而更重要的是无论她再做什么,也改变不了自己不再是处女的事实了,想到这她自暴自弃的放弃了所有反抗的想法,和对未来的期盼,默默的接受被占有被奴役的命运。

  在绮冰接受成为性奴事实的同时,阿明也迎来了精神上的一大改变。在今日前的他一直自卑于自己的出身,充满挫败感的他不用说强暴,甚至追求女孩子的勇气也没有,但现在看着本来不可一世的绮冰在自己的胯下痛苦呻吟,不仅失去处女之身更连尊严也完完全全失去,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功感和自豪感,而同时他对女性的想法也完完全全的改变,以前女性是他惧怕的对象,而现在女性对他只是一个玩弄,奴化的对象,甚至是一个肉壶,他他开始用最下流的语言来表达这种快感,大声叫说。

  「操,我操,你之前不是不可一世的吗,你这个淫娃现在是不是好爽,爽就叫出来,我戳,我戳,我戳你这个贱人,叫阿,叫阿。」

  「阿——阿——阿」

  这时的绮冰已经发不出其他的声音,叫了半天,她本来恶毒的双口已经连惨叫的声音也发不出了,她本来粗野的双手已经无力的放下,她本来倔强无礼的双目已经只能无神的看着前方,显然她已经放弃了所有的抵抗,就像一个人偶般承受男人的侵入。

  如果绮冰可以保持这种无意识的状况,也许是一种幸福,至少不用再感到肉体和精神的继续受创,可惜阿明却不是这样的一个仁慈奸魔,他为求完全奴化绮冰的目的,务求把最屈辱最悲痛的感觉刻在绮冰的心中,要达到这目的,阿明必先想办法先激起绮冰反抗的意志,然后再无情的摧毁。

  听来复杂,执行起来却相当简单,阿明只是说了一个话,就完成了第一个目的,那个话很简单:「准备好因奸怀孕了吗?」

  听到「怀孕」二字,绮冰本来已经失去的意识突然回来,要知道为心机的男人怀孕是所有少女的梦想,而因奸成孕是女子的最大恶梦,听到这个字绮冰也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气发出了最后的顽抗,她奋力的想推开阿明。

  但这正是阿明想要的回应,他的肉棒在「怀孕」两字前已经抵在绮冰的子宫口之前,一等绮冰出力反抗就向前一送,开始了最后的进攻,开始对少女最深处的占据,阿明这时的棒下动作越来越快,手对绮冰双乳的揉搓也已经越来越大力,绮冰这时就好像给野兽吃一样,撞击子宫的同时也撞击绮冰仅有的自尊。

  终于最后的一刻来临,阿明先是假惺惺的把把肉棒抽出,然后在绮冰自以为逃过一劫时全力顶进了绮冰的子宫,突如奇来的一下重击,令到绮冰,她全身痉挛的抱住阿明,上身的口发出了天大的尖叫,而下面的口则忠实地喷出了阴精,在绮冰的子宫大开喷精的同时,阿明的肉棒也作出了最后的咆哮,期待而久的白浊岩浆已鱼贯狂喷入绮冰的子宫之内,彻底填满内里的每一丝空间,就这样少女的肉体迎来了一生中的第一个高潮,和第一次的受精,同时也标志着她那骄傲自信的前半身的完结,迎来她被奴化的下半生。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两人这样抱在一起达到五分之久,直到阿明感到绮冰子宫内的精液已完全凝固冷却,他才小心奕奕的抽出阴茎,把上面残留的精液和处女血的混合物洒在绮冰的面上口上。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完事后的绮冰身上都是白色的精液,和给阿明侵犯下的瘀痕,身旁尽是自己本来衣服的布碎,本来冰清玉洁的肉体成为了男人的肉壶,身上的秘洞都已经给人占用,入面有的是自已流出的血和男人腥臭的精液,她想不到自己都还入大学就在迎新营中给人强暴,最令她绝望的是她抬头看到阿明拿起她的相机拍起了她这样的照片,耳中传来绝望的说话。

  「从今日起你是我的奴隶,不得再作出反抗,否则你的照片到时会在网上流傅,到时大家一定会好像欣赏阿娇的照片一样,好好享受。」

  听到这,绮冰知道她的一生完了,只能成为阿明的玩物。她流下了屈辱的眼泪。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半小时后,两人回到了和其他人一起,绮冰的衣服不同了,其他人也没有奇怪,她的解释是因为湿了,买了件新的,一路中她都无言,众人都以为她只是太累,也不以为然。

  一旁的何琳还拉住绮冰说是不是阿明激死了她,她那想到在大家不见的时侯,绮冰已经成为了阿明的性奴。

  阿明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想着,想着绮冰的裸体,也想着之后的计划,他已经不是一个多小时前的那个怕事的阿明,现在的他雄心万丈,他想的不再是要如何挨过这三年,已是如何在这三年中把这些美女成为他的奴隶,他的拳头握了一握,对,不要急,这才是第一天,还有三年。

  他的大学生活开始了,这将会是欢乐的三年。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7788yoke 金币 +2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