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女奴]
[母女奴]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母女奴】
 


  巧巧早早地起了床,今天学校开家长会,她可不敢迟到,被班主任告诉给自 己的父亲,可要被好好处罚。
 
  巧巧是16岁的时候跟随母亲嫁到父亲家里。母亲今年37岁。由于母亲在 父亲的严格调教下,身体保持的非常年轻。得意的父亲现在得到了两个奴儿。巧 巧今年19岁,身材姣好,由于长期受到父亲的照顾,自己发育的特别好,女人 的生理特点展现的淋漓剔透。颇得学校男孩子的喜欢。想到追求她的男孩子阿斌, 他就表现的像成熟少妇般的心旌摇曳,但是今天开家长会,要是班主任把她在学 校里交男朋友的事情告诉了父亲,那她将得到怎样的惩罚,她禁不住微微颤抖起 来。她严厉的父亲会用什么最严酷的刑罚对待她啦?
 
  所以她特别早早起来,来到卫生间,一丝不挂地趴在浴缸里,把灌肠器插在 自己肛门里把父亲为自己精心调配的灌肠液,慢慢地注入自己体内。灌肠液里有 巧巧娘的新鲜乳汁、蜂蜜、植物精华素以及女性何尔蒙等,非常滋养身体并且让 自己整天精神焕发,充满活力,混身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香气。难怪学校里的 男孩子都说自己闻起来有新鲜桃子的香味。当最后一滴灌肠液流入肛门后,她拔 掉管子,自己戴上肛门塞。然后打开温水,精心地擦拭着自己细腻的皮肤,她的 皮肤特别光滑,没有18岁女子的青涩和暗淡。
 
  她的乳房圆润丰满,高高挂在胸前。她洗完上身,感觉肚子开始咕咕作响, 她拔掉肛门塞后,尽情地把灌肠液全部排出来,然后用凉水把肛门冲洗干净。她 用手抠进肛门,闻了闻指头,确认没有任何异味后才满意地擦干身体,整理好束 缚住自己的贞洁带。
 
  她记得半个月前,头天晚上巧巧娘,不小心把父亲最喜欢的瓷瓶给摔碎了, 他父亲整整折磨了巧巧娘一晚上。光是打屁股的鞭子就换了5种,有竹片、藤条、 板子、多尾鞭以及自制的一把竹签。
 
  她母亲被一丝不挂的绑在刑桌上,整整被折磨了2个小时,最后她母亲被折 磨地死去活来,哭泣声已经变成了哀号,父亲才住手,还让巧巧扶着母亲跪在刑 桌前用颤抖的手写完检讨,父亲以检讨书字迹潦草为由认为母亲态度不端正,让 巧巧就这么扶着,被父亲鞭打乳房,看着母亲结实而丰满的乳房在父亲的鞭打下 不停的颤抖,母亲高声哭泣着,鼻涕和口水流了一地。
 
  最后巧巧跪在地上,抱住父亲的胳膊说,不要再打妈妈了,她知道错了,她 的乳房都青紫了。你要打就打我吧,求求你了。父亲甩手给了巧巧一耳光,恶狠 狠地说了一个字:脱。巧巧继续跪在地上,开始把上衣和乳罩一件件地除下,然 后用手捧起双乳,说请求父亲用鞭子惩罚我,话还没有说完,鞭子带着风声,啪 啪地抽在她的嫩肉上,为了不让母亲再受罚,她只好硬撑着,继续用手托起乳房, 接受父亲无情地鞭打,10、20、50鞭,当第50鞭实实在在落在她乳房上 时,她禁受不住,疼地摔倒在地,父亲命令母亲,扒在巧巧身上,挤出奶水,为 巧巧疗伤。那一晚,他们很晚才睡,到凌晨3点,她还被父亲房里传出的母亲的 哀号声惊醒。后来才知道,父亲把母亲吊在床上,用烟头烫她的肛门,用银针刺 她的阴部。
 
  由于那晚睡的特别晚,她一早醒来发现已经过了她父亲规定的侍育时间,她 急忙去洗手间草草冲洗一下,也没有灌肠,直接去了父亲的房间进行侍育。当他 推开房门看到,满身伤痕的母亲正跪在父亲的跨下,舔着父亲的阳物。父亲手里 握着皮鞭,时不时地抽在母亲的光背上。当鞭子落下时,随着皮肉脆响声,母亲 因为含食着父亲阳物,只能呜呜地从鼻孔里发出疼痛的呼喊。她赶紧跪在床下, 慢慢脱去披在上身的薄纱,然后匍匐在地说道,婢女侍候主人早餐,请主人享用。 这时父亲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然后说,今天晚了,我也不怪你,乳房还 疼吗,巧巧赶紧说,对不起主人,我昨晚睡过了,请主人惩罚。由于有母亲的乳 汁疗伤,我的乳房不疼了。
 
  父亲推开母亲,说,昨晚可把我给累坏了,为了教育你母亲,害得我几乎一 夜为眠,现在真有点饿了。
 
  母亲赶忙匍匐在床边讲,谢谢主人惩罚,婢女知道错了,以后再不敢惹主人 生气了。
 
  于是巧巧赶紧光溜溜地爬上床,把下身凑到父亲嘴边,然后慢慢打开贞洁带 的前塞。当前塞一放开,一股散发着奶香的汁水就流到父亲嘴里,父亲满意地咋 咋嘴,细细品味着女儿阴道料理的味道。父亲把整张嘴凑到巧巧阴门,然后贪婪 地吮吸着里面的汁水。当汁水流尽,夹在阴道里一整夜的料理慢慢地滑到父亲嘴 里,父亲满意地品尝着,并且还说,巧巧的料理就是香呀,比巧巧妈做的好吃多 了。
 
  当巧巧阴道里大部分料理都滑落到父亲嘴里时,他父亲一把推开她,直挺挺 地坐起来,说,你今天没有灌肠是吧,原来敏感的父亲闻到了巧巧肛门不良的气 息。这时巧巧吓得赶紧趴在床上,不断给父亲磕头说,原谅我,主人,今天我起 床晚了,我怕你等,所以还没来的急给自己灌肠,呜呜呜,我错了,求情主人惩 罚。这时父亲一把抓住巧巧的辫子,把她拖下床,直接按倒在地下,巧巧四肢触 地,直挺挺地爬在地上,颤抖着等待父亲的惩罚。父亲按住她,调过身来,跨骑 在巧巧背上,命令巧巧用手拔开屁股把肛门暴露在空气中,父亲给母亲命令到, 去把手机和肛门鞭拿来。我要重重地惩罚这个小贱人。于是母亲悲哀地看着自己 的女儿在父亲胯下,瑟瑟发抖,等待惩罚的恐惧笼罩着巧巧,由于母亲昨晚受刑 太重,阴门附近被烟头烫的起了水泡,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的。
 
  巧巧母亲可不敢耽误,他怕等着急的主人会把愤怒变成酷刑,落在女儿身上。 母亲从客厅取来东西,跪在女儿旁边。父亲首先给学校拔了电话,让巧巧自己给 老师说,今天上午有点不舒服,请老师准假半天。巧巧按照父亲的指示跟班主任 打晚电话后,身体在父亲的重压下抖动的更加厉害。这意味着自己将要承受一上 午的惩罚呀。父亲命令巧巧重新扒开肛门,在鞭打过程中不许松手,否则将接受 其他部位的惩罚。父亲和巧巧以及巧巧娘都知道,巧巧不可能承受住肛门的赤裸 裸的鞭打而不放开双手的,可怜的巧巧因为一时侥幸没有给自己灌肠,将承受比 灌肠难捱不知道多少倍的刑法啊。
 
  啪,肛门鞭带着风声落在漂亮的菊花门上。巧巧长期接受营养液的灌肠,肛 门色泽粉红,没有平常我们看到的深褐色,正因为这样更加刺激了父亲鞭打的欲 望。巧巧悲哀地嚎哭着,双手虽然还放在臀部,但是已经没劲再扒开丰满的臀肉 了。父亲命令巧巧重新扒开臀部,露出肛门,刚才那一鞭不偏不移正好抽在肛门 洞眼上,上面泛着红色的鞭痕。父亲的肛门鞭是自己做的,以前巧巧还没有领教 过它的凶狠,即使是母亲也仅仅领教过两次,从她母亲口里得知,肛门被抽打以 后,父亲还会在肛门上涂上大蒜汁。
 
  鞭伤结合大蒜汁的烧灼会带来令人窒息的疼痛。第二鞭准确地落在肛门洞上, 在严酷的抽打下,菊花们居然剧烈地蠕动起来,露出了肛门里的嫩肉。这时巧巧 已经无力再扒开臀部了,甚至把手放在臀部上都会带来额外的疼觉。巧巧的身体 在第二鞭落下后,剧烈地在父亲的坐骑下摆动着,昨天刚刚接受鞭打的乳房在粗 糙的地板上摩擦着,给自己带来额外的痛楚。父亲使劲夹紧她的身体,说道,该 不该接受主人的惩罚。巧巧忙不迭说道,主人,婢女错了,婢女以后一定记得要 给自己灌肠。请求主人换一种方法惩罚奴隶吧,我真的受不了了。巧巧在接受鞭 打后的迷乱之际居然又犯了一个错,那就是居然敢对父亲的惩罚进行选择,这是 会招来父亲更加严厉惩处的。父亲愤怒地从她身上站起来,提着她的头发,把她 拖到了客厅的刑架前。父亲命令她趴在刑架上,翘起屁股。
 
  母亲也跟着来到客厅,拿来了肛门鞭。当看到女儿双腿被父亲打开,趴跪在 刑架上时,母亲意识到,女儿将接受更加残酷的肛门鞭打。父亲把巧巧双手束缚 在刑架前部,双腿分开捆在刑架两侧,然后从客厅天花板上放下一根绳子,把巧 巧纤细的腰部吊起来。捆好以后,巧巧的腰部只能有限的摆动一下。然后父亲走 到巧巧头部,提起她的头说,你将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我将狠狠地鞭打你的肛 门10鞭,其间不会有任何的停顿,然后会给你5分钟休息,你有机会自己往肛 门上涂蒜泥,如果你自己不主动涂得话,还要接受10下鞭打,知道了吗? 
  巧巧双眼噙满泪水,悲哀地点点头。在残忍的鞭打开始前,父亲用胶带贴在 巧巧臀肉上,然后往两边分开贴在大腿上,这时巧巧的肛门彻底暴露在空气中, 为了增加鞭打的痛感,父亲让母亲去拿了电吹风来把巧巧的肛门周围吹得发烫。 光是电吹风吹在受伤的肛门上已经给巧巧带来了灼热的疼痛。当一切都准备好以 后,鞭打正式开始,鞭子的破空声、巧巧疼痛到变形的面孔、凄厉的哭喊、母亲 的低声啜泣、父亲挥鞭以前的喘气声统统爆发出来,充满这间隔音的房间,显得 非常刺耳。鞭打只持续了短短1分钟,可是鞭打后持续给巧巧带来的疼痛持续了 近一周。娇嫩的肛门洞无辜的蠕动着,条条鞭痕涂满整个菊花洞,粉红色的肛门 洞完全变成了深红色。巧巧在鞭打结束后,仍然剧烈扭动着身体,试图把疼痛转 移自己的其他部位。
 
  哀号持续了整整5分钟,肛门无辜的继续蠕动着,这样条件反射似的蠕动, 不断刺激着巧巧疼痛的神经。
 
  这时巧巧的双手被解开,母亲满脸泪水地轻抚着她的脸蛋,把手里的蒜泥碟 塞到巧巧手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巧巧用手捏起一点蒜泥,慢慢的摸索到自己 的后门,那沾满蒜泥的手在后门停留了很长时间始终不忍心再蹂躏自己的屁眼。 啪,一鞭子抽到了巧巧光滑而布满汗水的背上,伴随着父亲的怒骂。巧巧狠下心, 把手触到了自己的肛门。手刚接触到蠕动着的肛门嫩肉,肛门居然条件反射似的 紧紧闭合起来。疼痛加上灼热从下体袭来,巧巧又剧烈扭动起来。
 
  父亲居然夺过蒜泥碟,把所有蒜泥水都倒在巧巧屁眼上,然后还用手指戳到 巧巧屁眼里去捣弄。悲惨的巧巧,无助的干嚎起来,以前受过的任何惩罚都没有 给自己带来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母亲把她从刑架上扶下来来到父亲的坐着的沙发前跪好,巧巧虚弱地把头埋 到父亲跨前,叼起父亲的阳物,大力的吮吸起来。这次例行谢恩,巧巧特别卖力, 不是因为要讨好父亲,而是想通过嘴巴上的感觉转移一下下身传来的疼痛和灼烧 感。父亲在大力的吮吸下,一会儿就射了。
 
  父亲满意地拍拍巧巧的头说,你怪主人这样惩罚你吗,巧巧敬畏地仰视着父 亲,低低地说,谢谢父亲惩罚,婢女惹主人生气了,婢女应该得到严厉的惩罚。 父亲安排母亲给巧巧用清水灌了肠,洗干净了里面的蒜汁,然后挤出奶给巧巧肛 门疗伤。同时说这10天以内的饲育由母亲承担,你休息10天回想起自己半个 月前的残酷经历,巧巧觉得肛门内又传来灼热和疼痛,巧巧醒醒神赶紧往腋窝里 喷上父亲最喜欢的法国香水,整理了一下贞节带。
 
  被贞节带塞子塞住的饲育早餐充满了整个阴道。涨涨的感觉,有一种充实的 满足感。这是她18岁过生日那晚开始接过母亲的使命每早为父亲提供阴道料理。 父亲会自己亲手调配料理的原料,然后巧巧每晚睡前,用母亲的奶水、蛋清、果 汁混合物反复清洗自己的阴道后,再把料理原料一点一点灌入自己阴道,然后用 塞子塞住,穿上贞洁带。最开始做阴道料理的时候非常不习惯,阴道里凉悠悠和 冲涨的感觉很不好受,甚至有几晚把自己折磨得通宵难以入睡。后来渐渐习惯了, 喜欢上了这种冲涨感,每晚都会给自己带来几次高潮。原来的料理非常干,几乎 很难滑落到父亲嘴里。因此她还挨过父亲不少鞭子。后来自己主动和不经意的会 伴随着高潮流很多淫水出来。有几次甚至从塞子边缘渗透了出来。
 
  巧巧收拾停当来到了父亲的房间,一进门她看见母亲一丝不挂的被吊在天花 板垂下的刑绳上。乳房上密布着鞭痕。嘴里塞着父亲的内裤正虚弱的垂着头。而 父亲正在呼呼大睡。她把母亲解下来,扯掉嘴里的内裤,母亲由于被吊了整晚, 全身被冻的青紫,双手都不能弯曲,母亲歪在巧巧怀里说,昨晚你父亲接到电话 要他明天去开你的家长会,你班主任在电话里批评了你父亲。你父亲迁怒于我, 吊打了我一晚上。他昨晚说,今天去开了家长会后再跟你算总账,你今天要小心 了。你到底在学校里出了什么事呀?巧巧预感到不好,自己的班主任一定会把自 己在学校被男孩子追的事情告诉父亲。于是巧巧告诉了母亲真相,母亲从巧巧怀 里挣脱出来,重重地给了巧巧一耳光讲,你居然敢做这种事,你父亲不把你和我 打死才怪。这时,父亲悠悠醒来,盯住巧巧说,我现在也不问你在学校干了什么, 一切等我开完家长会回来再说。
 
  巧巧从地上坐起,爬到父亲床上,开始给父亲做饲育。父亲一边享用阴道料 理,一边讲,如果你在学校犯了错,我会狠狠惩罚你们母女的。巧巧想着晚上将 面临的狂风暴雨般的惩罚,不仅一阵哆嗦。这时父亲狠狠地咬住了她的阴唇,巧 巧疼的眼泪都下来了。父亲松开口继续说,疼吗,如果在学校犯错,晚上你和你 母亲将承受比这个重的多的疼痛。父亲望向母亲说,你白天把刑台、刑架和刑具 都擦拭干净,然后去园子里,采些藿麻回来。
 
  巧巧饲育完父亲并没有下床,而是匍匐在父亲身边,颤抖着亲吻着父亲的阳 物。
 
  并喃喃地说,主人,我在学校犯了些错,请父亲惩罚我。父亲抓起她的头发, 啪啪给了巧巧两耳光,说,现在不急,晚上我们一起算。然后冲向母亲说到,贱 人,快过来给我漱口。于是母亲赶紧从地上坐起,跪到床上,把父亲的头扶到自 己乳房前,由于昨天被鞭打了乳房,乳头还是肿的,父亲一口咬住母亲的一只乳 房,拼命吮吸起来。母亲疼痛地挤压着自己的乳房,让乳汁快速的注入父亲的口 腔。
 
  巧巧乖乖地下了床,然后穿了校服,坐车去了学校,班主任中午宣布了召开 家长会的事宜。说你们将和家长一块参加家长会。下午2点。父亲准时来到学校, 在家长会上,老师对同学们的进步进行了嘉奖和鼓励。巧巧也因为数学成绩进步 得到了一只钢笔。老师还对少数同学的错误进行了批评。最后班主任提高了声音, 讲现在我们班上个别同学居然敢在学校里谈恋爱,严重破坏学校纪律,败坏班上 名声,必须严厉批评,并请家长协助班上对这样的学生进行管教。然后班主任宣 布了谈恋爱的学生的名字,其中女的一方就是巧巧。当老师念完名字,她羞愧的 低下头,并且偷偷看了父亲一眼,这时父亲也正狠狠地盯着她。
 
  她赶紧低下头,家长会后面的内容她一点都没听进去。想着晚上的惩罚,她 觉得一身发冷,紧张的颤抖起来。家长会后,巧巧跟在父亲后面出了学校,刚出 校门,父亲拿出手机往家里拨了电话,只恶狠狠讲了一句话说,贱人,晚上有你 们好受的。
 
  巧巧跟在父亲后面,低着头走着。父亲也不看他,自顾自往家走。
 
  回到家,巧巧看见母亲已经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了,跪在刑台边上。旁边放着 各样的刑具。父亲进门也脱了衣服裤子,光着屁股去了厨房。我赶紧跪倒在母亲 旁边,给母亲讲了家长会的大概情况。母亲原本跪的直直的,她听我说了一半, 居然惊得跌坐在地上。她在家里收拾刑具的时候就在琢磨我可能在学校里犯什么 错,她怎么也不敢想我居然会早恋。她命令我脱光衣服,等我一丝不挂的时候, 她突然抓住我两只乳房狠狠地拧,并往我脸上吐口水,骂我贱人。这样的情况以 前是从来没有过的,每次我受罚,母亲都会尽量的护着我,宁愿自己多受点罚。 我满脸泪水的任母亲惩罚我,我知道我犯的错会给自己和母亲带来怎样的恶梦之 夜。
 
  这时,父亲光溜溜地回到客厅,坐在我们身前的沙发上。他左手拿着一瓶红 酒,右手拿着一个杯子,一杯杯的喝闷酒。客厅里陷入了暂时的沉默,巧巧却明 显感觉到了山雨欲来的阵阵寒意。巧和母亲都低着头,由于紧张而浑身瑟瑟发抖。 
  “啪”父亲把酒瓶摔碎在墙角。呵的从沙发上做起来,父亲的阳具已经骄傲 的挺立起来,母亲微微抬头,知道父亲的激烈的惩罚开始了。母亲慢慢跪挪到父 亲身前,慢慢的温柔地含住父亲的阳具,崇拜的仰头看着父亲的面容。父亲刚毅 的嘴角紧闭着,双目圆睁,狠狠地盯着跪在一旁的巧。母亲仰起头,用舌头温柔 地舔着父亲的睾丸下部,希望父亲能感受到温柔的女人慰籍而稍微平息一下父亲 的暴虐气息。
 
  啪“,父亲好像识破了母亲的阴谋,抬手给了母亲一耳光。母亲单手捂住滚 烫的脸颊,跌坐在地。父亲对母亲骂道:你个贱人,生的女儿也是贱货,还在读 书就给我在外面偷人。看我不打烂你的骚逼。父亲说完,扯着母亲的头发把她按 坐在沙发上,让她保持背靠沙发,两腿打开,手抱住头的姿势,于是母亲的阴部 就大打开暴露在父亲眼前。父亲戴好手套,从母亲准备好的藿麻堆里拣了几根粗 壮的藿麻条。照着母亲鲜嫩的阴部狠狠抽下去,第一鞭正好抽在两片阴唇中间, 藿麻条抽中了阴蒂和阴道里的嫩肉。母亲哀号着,双腿不住的颤抖,泪水象喷泉 一样喷涌而出。但是母亲不敢大声求饶和闭紧双腿。母亲知道这是刚刚开始。由 于力道很大,藿麻条的叶子纷纷被扯落下来,在以后的鞭打中藿麻条上的尖刺直 接叮咬着母亲身体最娇嫩的部位。不到三下,藿麻条就整个被打断了。
 
  在父亲换藿麻的时候,母亲才敢稍微大口的揣息一下。阴部的疼痛和藿麻的 麻痒同时袭击着母亲。
 
  经过5轮的鞭打,母亲的阴部忍受了近20鞭的残酷摧残。整个外阴唇已经 肿大,外面被藿麻叮出了些许水泡。父亲为了给母亲带来更大的痛苦,他戴上安 全套在上面抹上柠檬汁,然后坐在沙发上让阳具朝天而立,然后让母亲跨起在阳 具上,当母亲颤抖着用阴部接近阳具时,一股巨大的疼痛从下体袭来,母亲泪水 再一次喷薄而出,顺着昨天被鞭打红肿的乳房一路流到母亲的阴部。
 
  而父亲尽情享受着母亲因为鞭打而变得狭窄的阴部。一边点起一支烟,狠抽 两口然后去烫母亲的阴部,随着母亲的嚎叫,阴部传来阴毛烤焦的臭味。母亲更 加痛苦的含住父亲的阴部山下套弄。在母亲的哀号声中,父亲重重的喷射了。母 亲从父亲的腿上跌落在地上,顾不得疼痛,继续端正的跪倒在父亲面前。
 
  这时,父亲把安全套扯落,走到巧巧面前,巧巧乖巧的含住父亲的萎缩的阳 具,用舌头尽力的吮吸起来,不到一分钟,父亲的阳具就再度骄傲的挺立起来。 这不但没有让父亲高兴,反而让父亲觉得巧巧是个十足的贱货。于是他扯住巧巧 的头发把她带到了刑架前。这个刑架是用医院的妇科检查床改装的。
 
  父亲放倒巧,把她的两腿搁在伸出来的分腿器上,绑紧然后把分腿器往两边 推到最开。巧巧忍受着韧带被极度拉伸的痛苦,以及阴部分开,下体凉艘艘的感 觉。巧巧的双腿从侧面看已经完全呈一直线。父亲把巧巧腰部和双手固定住,为 了尽量把巧的阴部露出来,父亲在巧屁股下还塞进去一个枕头。
 
  巧悲哀的看着父亲的忙碌,忐忑不安的等待残酷鞭打的来临巧巧父亲令巧巧 母亲把沙发推到巧巧张开的大腿前。父亲坐在沙发上,狠狠地踢了跪在一旁的巧 巧母亲,“贱人,去把这个小贱人的内裤拿来!”
 
  巧巧母亲颤颤巍巍爬起来,不敢怠慢,忍着下体巨大的疼痛,跪爬到刑架旁, 摘下一根带有许多链条的宽皮带。这根父亲口中的内裤,其实是一根吊着无数链 条的生牛皮腰带,每根链条下面都有一个金属吊钩,和腰带连接的部分有旋钮, 可以调节长度。这是巧巧父亲设计的,为了惩罚阴道和肛门更加方便,父亲花了 一整天时间,为巧巧和母亲每人做了一款尺寸十分合适的“内裤”。
 
[ 本帖最后由 41570865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東風吹 金币 +10回复过百奖励! 
東風吹 贡献 +1回复过百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