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挥淫棍扑神棍个蟹洞]
[挥淫棍扑神棍个蟹洞]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本故事是小弟与一名神棍(自称灵媒专向人骗财)女子一段灵欲交战!!
 
小弟家中长辈多,所以迷信的事都特多。小弟自幼家贫书少读,但家中成年 人总想我学业有成,将来出人头地!近日听说在另一屋村有位『神婆』可代神仙 施予人聪明。小弟家长当然信足100分!於是花了大笔金钱求该『神婆』,希 望如愿以偿!
 
小弟逼於无奈地跟从家长到该屋村寻访『神婆』妙姐。从大门口可以看到她 家中情况,时正夏天,大开中门,这时看到妙姐三十多岁的年纪,脸蛋浑圆浑圆 的,虽然眼角上有两条细微的鱼纹,不影响她脸蛋的完美和适合的身材。但说老 实话,质素亦都一般而已。
 
谈了一会,我家长道明来意後,妙姐说要和我入房『起坛作法』!此时小弟 见妙姐的两条粉腿,有意无意的微微张开了六、七寸宽,粉红色的三角裤上面一 层黑影,三角裤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阴户的轮廓,很明显的展露在眼前,看 得我魂魄飘荡,阳具坚挺。
 
刚刚入房,小弟已忍无可忍,灵机一动,加快脚步,跟了上去突袭她,内心 一阵兴奋,灵棍一跃硬将起来,把裤裆撑得鼓鼓的。看到有机可乘,一个箭步飞 上去,伸手就把他妙姐的裤子拉了下来,整个手掌握住她的阴户说∶「妙姐,我 要┅┅」
 
话还没有说完,嘴唇就吻上了这少妇的樱唇,舌尖在她的嘴里绞旋,彷佛要 勾去她的灵魂。至於这个少妇,是一个久经饥渴而缺少甘露,外强中乾的家伙, 虽然平时道貌岸然,一本正经,一副冷酷的面孔;但是她的内心已被欲火燃烧得 焦急不安!在现实的环境中,她是神婆,故不能不克制自己的情欲之火! 
一个男人不能缺少女人,自然一个女人也不能缺少男人,男人已到了发狂的 程度,突然遇到这样的奇袭,是怒是喜?是怨是愁?一些复杂的情绪,一起涌上 心头,但这仅是一刹那的事,随即而来的,是她情欲的浪潮,这浪潮淹没了她, 瘫痪了她,软绵绵的倒在我怀里,任凭亲吻与抚摸!
 
「妙姐,你看我的手刚摸到你的阴户,就流出这麽多的水了,弄得我满手都 是!」小弟一阵热吻过後,用手指边扣弄着她的  缝边说。
 
「唔!嗯!」
 
她无法回答出话,双目微合,便发出「嗯唔」之声,浪水一股股的流出来。 
「妙姐,你都好骚,还没有搞你就沉不住气了,把裤子脱下,让我好好的搞 搞吧!」
 
「唔,唔!」她嘴里唔唔着。我遵照他的话双腿并拢,裤子自然而下,一只 脚先抽出裤角,另一只脚一踢,裤已离开了她,下半身已全部裸露了出来。雪白 的大腿,不仅兴奋,而血液也加快了速度,我的那根灵棍一挺一挺,就像向这位 灵媒点头称赏似的。
 
小弟下身在她的大腿上吻着!啃着!
 
她推开我的头说道∶“好肉酸哦!不要啦!换我吻你下面吧!”
 
我高兴的一口答应她道∶“好!好!”
 
一股浪水喷出,起码具有十五磅的冲力,正射中了左眼!
 
「我的淫妇,你的水喷出得太猛了,把我的眼睛打痛了!」
 
「你快来  吧,我┅┅我┅┅我好痒好痒呀!再┅┅再不  ,就┅┅我就要 痒┅┅痒死了!」
 
于是妙姐把她的头钻到我怀里,张开小嘴,一口叼着我那硬硬的阴茎,接着 便像食雪条一样,用嘴唇吮我的龟头,一会儿又用小舌头儿沿着我硬起的肉棍儿 上下舔弄着。我舒服地  起眼睛,享受着妙姐带给我的快感。她一面吞吐着我的 阴茎,一面还用好奇地用眼睛望着我的表情,我也认真地欣赏着她天真的俏脸上 的小嘴含着我的阴茎之美妙情景。於是小弟猛力的一扯,「沙沙!」一声,衣服 便被我撕得稀碎!
 
「啊呀,我的儿,有  你不  ,你撕衣服有个什麽劲呀!」
 
「我喜欢这样,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过瘾!」
 
於是把妙姐的左腿勾起,向胸前一拉,巧好她的阴户对准我的灵棍,身体靠 住板墙,我的灵棍便开始一节一节的  进她的阴户。
 
「啧啧啧!」她的身体一阵颤抖,阴户也紧接着收缩起来!
 
「好,好┅┅好过瘾,好过瘾!」她的嘴里一面咕噜着,靠墙的臀部也摆动 起来!
 
小弟不管她的浪声淫语,一直是采取「轻插猛抽」的方法,把这个神棍  得 神魂颠倒,浪水四溅!
 
「骚妙姐,你美吗?怎麽样的美法呢?」
 
「这┅┅这是没有办法讲得出┅┅出来的!」
 
「怎麽会讲不出来呢?」
 
「不┅┅不要讲,你┅┅你再┅┅再猛  ┅┅  几下吧!」
 
我听了她的浪言淫语,振奋灵棍,猛力的抽插起来,房门的板墙,都发出吱 吱咯的声音。
 
「美,美,真的美死了!」
 
「浪妙姐,我这样  你,给你快乐,你以後还找不找天神?」
 
「不,不找了!」她说着话,嘴里就像吃了大量辣椒似的发出那种声音。 
小弟继续抽插着,不知何以这位浪妙姐的淫水是这样的多,流得满腿都是淫 水,连她自己的小腹上也是湿漉漉的。
 
「浪妙姐,你好多的浪水呀!」
 
「我很多年都没给人  过了,很多年都没有流过水,今天一下子都全被你   出来了!」我又一挺,使阴户与大鸡巴贴合得更密切、更紧凑,而更增加快感, 其阴户底之花心,一收一放的吸吮着大龟头。
 
小弟是越抽越快、越插越猛,妙姐他也是舒服得要死。大龟头像雨点似的吻 着花心,淫水随着大鸡巴的抽送,顺着臀沟流满床单。经这一阵急抽猛插,直插 得妙姐死去活来,魂飞魄散,秀发散乱,娇靥阵白阵红,全身颤抖,娇喘吁吁。 
「亲丈夫┅┅小冤家┅┅我要死了┅┅我泄┅┅泄了┅┅」妙姐一连泄了数 次,人已瘫痪在床上,猛喘大气。
 
小弟也已达到顶点,快要爆炸了∶「┅┅别停┅┅快┅┅快摇┅┅挺┅┅你 的屁股┅┅我┅┅要射精了┅┅」
 
说完,阳具暴胀。妙姐是过来人,感到阴户里大鸡巴暴胀得铁硬,知道是射 精的前兆,只得再打起精神,扭动肥臀来应战。小弟拼命的几个冲刺,只感到龟 头一麻,背脊一酸,双手搂抱更紧,下体紧压猛挺阴户,一股热精飞射而出。 
「啊!」妙姐的花心被滚热的阳精一射,烫得她全身一抖,银牙紧紧咬住我 的肩肉,双手双腿紧紧缠住情郎的健躯。
 
「啊┅┅爽死我了┅┅」
 
一刹那间,二人都魂游太虚,不知身在何处,飘向何方了。
 
过了好一阵子醒来,妙姐一双媚眼凝视我一阵∶「你真厉害┅┅刚才你差一 点把我的老命都要收去了┅┅」
 
「你舒不舒服、满不满足?」
 
「我好舒服,好满足,插死都好。」
 
「我也是好爱你,你的小穴好美,尤其是那一大片阴毛,真迷死人了。」说 着,又伸手去抚摸她的阴毛及阴户。
 
「宝贝,你人生得英俊、健壮,想不到这条阳具也好棒,刚才你的表现真惊 人,时间又长,使我连泄了三、四次身後,你才射出那宝贵的甘露给我。」 
「妙姐,跟你老公玩得痛快吗?」
 
「他呀!一点用都没有,阳具才三寸多长,也不太粗,加上年纪也大了,体 力不济,三、五分钟就泄了,没味得很。宝贝,希望以後你多给我一点安慰,能 答应我吗?」
 
「好,我答应你!」
 
完事後,我带着倦意,翻身从妙姐的肉体上滑下来。一会儿之後,她起来, 我也起身穿上衣服。我搂着她打趣地问她今晚要不要和老公玩性交。妙姐笑着打 了我一下,匆匆离开了。我自然地回家,这一夜,我回味着刚才和妙姐的尽情欢 好而倦然入眠,自然睡得特别香甜。
 
想不到可扑到免费女,真真假假都与所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