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小人物江湖纵横记]作者:supermotoo
[小人物江湖纵横记]作者:supermotoo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   熬了几天才写出这么一篇来,请大家耐心观看,多提意见!当然了,别忘了 红心支持!!!毕竟,我对后续文章已有构思,大家看好的话我就继续写。 *********************************** 
          第一章 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小人物犹如这个现实社会中的一粒粒沙烁,其生存之痛和奋起之难是最让人 无言以对和无可奈何的,他们往往因为无力把握现状和改变命运而显得孤独无助, 渺小可怜。本人大名何必达,多年前毕业于内陆某省一所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学校。 这年头,上个大学投入远大于产出,读完书算什么?能干什么?对我来讲,毕业 就等于失业。
 
  当然,这主要针对本人的个体情况,其它看官请勿拍砖。言归正传,故事就 从那个时候开始说起,那时我刚从M 市毕业,进了当地的一家保险公司,干了大 半年都挣不到什么钱,而且这个职业还特别受人歧视,加上当时一心想到南方,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抓紧挣钱,尽快还掉读书时欠的外债。我有个老乡高我两届, 当时正好在南方发达城市阔州工作,姓鲁,我叫他鲁大师。
 
  之所以叫他大师,是因为他那个人的气势很盛,不管做什么事,都像有使不 完的力气,而且给人的印象,属于那种永不言败的人。过去他还在学校的时候, 我们一起摆过地摊,对其它学生卖些生活日用品和棉被凉席什么的,他赚零花钱 泡妞,我则赚点生活费。那时候我们两人关系非常铁,不管一起合伙挣钱多还是 钱少,都很少为钱的事发生纠纷,算是合作愉快。
 
  鲁大师毕业之后就到了阔州市,做起了生意,不到一年就买了一辆比亚迪, 在我眼里他还是挺牛的。可他爱上了一个在阔州工作的女老乡,便一发不可收拾, 全然不顾大学谈了三年的女朋友,一脚踢开直接就在阔州安家了。有时候,感情 这个东西,说也说不清。就像涨潮,说来就来了,说去也消散的很快,这就是说 没感觉了,真就一点感觉都没有,所谓的爱情,也不过如此。
 
  离开那家公司我就买好南下的火车票,我是打算在大师家里盘桓几日。当然, 心里想的也是万不得已,以我过去和他的交往,加上他刚娶了媳妇,我实在是不 好意思向他表明我是干不下去了,忿然辞职,跑到阔州来找工作的。
 
  我是想等我落实了一个像样的单位,再向他透露一些情况。所以,他一直认 为我是到阔州出差来了,包括我去阔州人才市场,我都是对他说,我临时到阔州 办点事。因为脸面问题,在阔州那一周,我也尽可能不到他家里借宿,否则很容 易被看出来。
 
  那天我去他家,在他家门口小卖部买了几斤红富士苹果,还好大师在家。 
  「哟,正吃着呢,还有酒喝!」一跨进门,我就大声说。
 
  大师赤膊坐在木沙发上,独自喝酒。他马上说:「嗨,我也正想你怎么不打 一个电话过来。老婆,快去拿酒杯来,这就是我跟你提的哥们何必达。来,过来 认识一下。」
 
  嫂子是一名教师,教历史的教师。高高的个儿,估计身高有1 米64. 鲁大师 跟我提过她叫蓝叶敏。见到真人,我发现她的眼睛很漂亮,大大的,还是丹凤眼, 鼻子高高的,长得也很秀美,皮肤也很白嫩,简直就像块温润的玉。不然,一表 人才的鲁大师也不会丢下原来的女朋友。
 
  边喝边聊中,大师告诉我他已经把比亚迪卖了,说那玩意不实用,还费油, 又凑了些钱买了辆二手东风卡车,在工地上帮别人拉土方。我问他买车花了多少 钱,他不愿意说。他一说,就暴露了他的底细。尽管他不愿说,我也能从他目前 的窘境猜测到,他的日子也不好过。
 
  原本想,一阵酒喝过了以后,自己把脸皮抹下来揣在身上,厚着脸皮请他帮 助斡旋一份工作,实在不行就给他打下手也行。看来,这点小小的心思,也没有 着落了。那个酒喝起来,真有点悲壮的味儿。
 
  蓝叶敏嫂子倒是很热情,问我都去了阔州哪些地方,还不停给我介绍哪里好 玩一点。我说我一直在开会,忙都忙过来。会议一结束就想着与大师聚一聚。那 些地方,有的是机会,以后再说。
 
  大师就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说眼下倒没什么大事了,主要是和他喝几杯酒, 叙叙旧。明天上街逛一逛,如果他这里也没什么事,我就准备后天回去了。 
  我说后天回去的时候,眼睛望着脚下,声音很低沉,像是很舍不得说出这句 话。喝完酒,又是一阵一搭没一搭的闲扯,其实我有好多话要对他说,可是以我 现在隐瞒了实情的窘态,那些话都像被发酵过似的,说出口也是软软的毫无劲头。 他打哈欠,我跟着哈欠,最后他说,我们睡吧,有的是时间聊,我明天还要赶早。 
  我早就在等他这句话了。他家房子不宽,两室一厅。一间是主卧,另一间是 个很小的黑屋子,除了一张床,堆满了杂物。叶敏嫂子还抱歉地对我说,家里太 窄,只好委屈你住黑房子了。我当然很自觉地说,嫂子,没关系的!
 
  等他们都睡了,我才关掉客厅的电视,钻进黑屋子,摸索着爬上床,舒舒服 服地躺下,轻轻叹息一声。我的世界,我梦想的发达世界,大约就是这个样子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在睡梦中被一阵马桶抽水声吵醒,睁眼看时,发现窗外还 是黑蒙蒙一片。我爬起床,刚走到门边,就听见卫生间的门吱呀一声响,一抹灯 光从里面映射到客厅,走出来一位身着吊带睡裙的女人,裙上布满了斑点,许久 以后我才知道这就是性感无限的豹纹装。那睡裙尚未过膝,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 腿,修长且笔直。两根吊带使得乳沟尽显,更加突出了少妇的胸部曲线。
 
  不是叶敏嫂子,更是何人?看着叶敏嫂子关掉灯,径直走进卧室关上了门, 我的心里很是惆怅,大师总算找了个不错的媳妇,而我自己呢,真的是要什么没 什么。
 
  第二天一早,大师拉着我去他工地看了一圈。沿途经过几家发廊,大师问我 要不要去去火,还兴致勃勃地跟我讲那家的妹子技术好,身材怎么样,描述得绘 声绘色。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想,大师对这条道这么熟悉,是不是因为沉迷于 这个而耽误了自己的生意呢。看完工地,我就找了个借口跟大师分开,自己一个 人四处闲逛,逛了几个小时都一无所获。
 
  六月的阔州,烈日炎炎,天空飘忽着孤零零的几朵静止的云彩。大地被笼罩 在耀眼的令人眩晕的亮光里。水泥地面,远了看,仿佛升腾出一缕缕青光。行人 被热浪裹挟着,失去了好斗的热情,无精打采的行色匆匆。轿车里的人们,有说 有笑,享受凉爽的风儿的抚慰,我真是好羡慕他们!拥有一辆豪华轿车,是我今 生最大的奢望!虽然,我还有更多更美更奢侈的愿望,但现实的愿望,还是轿车。 
  汗水,打湿了我的衣衫。我能感到一颗颗汗水,从额头流经脖子,在胸口哪 儿滑下。我不怕强烈的日晒,一个心中有梦却不得不漫无目的闲逛的人,还有什 么可怕的呢?
 
  茫然四顾,我不知自己该朝哪个方向去。阔州的人才市场,已经没必要再去 了。还有哪里能为我提供一个暂时栖身的地方?哪怕寒风飕飕,只要四壁坚实, 能够遮挡众人的目光,让我度过白天的劳累与压抑,在夜晚有一个捂着自己胸口 哀叫的场地,就行了!我想哭……
 
  正在我犹豫不决、痛苦万分的时候,一个兜售晚报的小男孩走到我身边,叫 道:「叔叔,买一份报纸吧!」我不想买。如今,每一分钱在我心中都很重,都 有分量。
 
  那小男孩扮成可怜兮兮的样子,继续央求道:「叔叔,买一份嘛,你买一份 嘛!」
 
  他跟我一样可怜!我毫不犹豫地掏钱买了两份报纸,找了一个角落蹲下,开 始埋头翻阅报纸。看累了,扭头一脸苦相望着街上的景物。一个人没事做,自身 的价值就一文不值。在第二份报纸第五版有一则十分气派的招聘广告,立刻吸引 了我的注意力。标题是某某有限公司招聘,写明了招收一百多名各种岗位的员工。 比如,地区、县级市场营销经理,财务人员,企划人员,文秘,等等。
 
  看着看着,我急不可耐地心头怦怦跳。我感觉这次一定有希望,赶紧直奔报 纸上留下的地址。
 
  到了目的地,正对电梯口,摆了一张桌子,墙壁上挂了一个横幅,上面写着: 某某招聘现场。一个看起来很年轻,估计年龄也就二十三四的女孩子正在招呼着 去会场面试的人们。
 
  只见她一身职业黑套裙,大白边的衬衣,肉色的长丝袜配上黑色的高跟鞋, 一头自来卷的长发,瓜子脸,一说话有两个小酒窝,不说别的,就看这形象,都 让求职者觉得心里舒服。两只修长的玉腿来回走动着,曼妙灵动的步伐,随着她 柔软腰肢的摆动,白色衬衣里那两团美好的凸起轻微颤动着,几乎可以让人忘记 呼吸。
 
  年轻女孩的衬衣上别着胸牌,上面写着名字:林彤歆。看起来,这家公司还 是挺靠谱的,我心里这么想着。
 
  待稳定下情绪,我便信心满满地走进考场,毕竟有近一年的销售工作经验, 我很顺利地通过了初试。
 
  我拿着面试官递给我的那张纸,上面写着复试地点。原来他们还要进行笔试。 真是个靠谱的公司。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说明他们是认真的,不是儿戏。中午 在外面随便吃了个盒饭,下午就去参加笔试,虽然题有点刁钻,好在有惊无险, 顺利通过笔试,负责招聘的朱总嘱咐我明天就可以过来报到了。
 
  回去的路上,我买了一瓶金六福,花了三十八块钱。虽然舍不得,但觉得是 一个值得花费的日子。大师见我心情愉快地拎了一瓶好酒回来,也高兴地让叶敏 嫂子多加一道菜。
 
  酒过中旬,嫂子笑微微地看着我。
 
  「有什么喜事?」她问。
 
  我故作淡定地说:「今天逛街,走到一家宾馆门口,见里面在招聘业务经理, 就顺便进去凑热闹。没想到居然应聘上了。」
 
  嫂子说道:「那是好事啊,来,今天我也陪你们兄弟俩喝一杯,给小何庆祝 庆祝。」
 
  我听了也很高兴,说道:「嫂子,你别叫我小何小何的,你也比我大不了多 少,我看就按你们这边的叫法,叫我阿达吧。」
 
  叶敏嫂子「哟哟」了两声,说道:「好,阿达,来,嫂子敬你一杯。」
 
  我见嫂子拿着酒杯的手白皙秀美,这才仔细观察她今天的穿着。今天她穿了 件白色真丝衬衫,面庞在酒精的作用下映衬的白里透红,看上去既明艳动人又比 较含蓄,尤其是胸前两只丰满的乳房将衬衣高高地撑起,十分地诱人。几杯酒下 肚,我大着胆子从上而下看去,顺着开着的领口只见白嫩肥满的奶子在她胸前堆 着,深深的乳沟分外诱人!
 
  我心里暗想,男人是不是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看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呢?! 大师啊大师,真不是我说你啊!自己叹了一口气,一仰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大师抓起电话,只听他说了一句「我操」就 撂下电话,然后对着我跟叶敏嫂子说:「真他妈的倒霉,车挨扣了,我现在得赶 过去交钱赎车。」说完拿起衣服就夺门而出。
 
  叶敏嫂子在后面叮嘱道:「你慢点,跟人家好好说话啊。」
 
  酒足饭饱之后,我见嫂子在厨房涮涮洗洗,就主动走过去要拿垃圾出去丢。 嫂子不让我拿,自己却蹲下身,将垃圾袋扎好拿到屋外垃圾桶。
 
  就在嫂子下蹲的几秒钟,我居高临下看见了嫂子里面的内衣轮廓,那是一件 中间白色透明而四周缀着白色蕾丝花边的乳罩,可以清晰地看出那两只丰满的乳 房正是完美的桃形,没有一丝下垂的迹象,就连粉嫩的乳头我都能看得清。这般 诱人的场景,让我禁不住暗自吞了吞口水,真想将这两只坚挺饱满的乳房咬在嘴 里。
 
  房间收拾妥当之后,叶敏嫂子就去洗澡去了。我听着哗哗流水声,忍不住幻 想着她那美好诱人的肉体,是不是像她的手臂一样洁白无瑕呢?想象着她那平坦 嫩滑的小腹、圆肥光滑的屁股、修长美丽的大腿,也不知道她的阴毛多不多,是 不是乌黑浓密的一大片,把那神秘洞穴都掩藏得深深呢?
 
  正在意淫之中,大师打来电话,要我去上午那家工地,说是有好事等着我。 
  去了之后,才知道大师已经找朋友把事情搞定,把那两千块的罚款也省了, 心里一高兴,就想着请我去发廊销魂一回。
 
  本来我是拒绝这个的,谁让他跟我是铁哥们,我见他兴致正高,也不忍驳了 他好意,心想就去发廊看看吧。
 
  来到他推荐的「丽莎发廊」,里面早已有一个三十出头岁的女人和两个二十 左右的年轻小姐在等候着。大师对那位三十多岁的女人喊了一声「侯姐」,然后 对着那两个年轻女孩打量了一番。
 
  这个被大师称作侯姐的女人,一头波浪卷的长发,穿着一件淡绿色的低胸超 短连衣裙,均匀白皙的两条大腿分外扎眼,尤其是胸前挤压出立体分明的乳沟, 那饱满的奶子好像要从连衣裙里喷薄而出一样,让人忍不住想捏上一把。我暗自 在心里做了一下对比,她这对肯定是比叶敏嫂子那对还要大上一号。
 
  侯姐指着其中一位纤细柔弱的女孩对大师说,「这个叫阿芬,才刚十九,做 这行不久,绝对新鲜。」
 
  大师对着侯姐竖起大拇指,还拍了一下她的肥臀,哈哈笑了两声,然后回头 对我说,「兄弟,哥先上去了啊。」说完,就搂着这个叫阿芬的女孩上了二楼。 
  侯姐媚笑着朝我走来,要把我拉到另一个女孩子身边,我一边摆手一边说, 「侯姐,不急,你叫这个小妹妹先忙去吧。」说完,我就找了个沙发坐下。 
  其实,我早就观察了这个女孩子,嫩倒是很嫩,除了年纪轻,她浑身上下就 没有一处吸引我的地方,人长得倒不算差,但也说不出她不好在哪里,反正就是 没特点。
 
  侯姐挨着我旁边的沙发坐下,拉着我的手说,「我说靓仔,你想要什么样的? 大姐给你找去。」
 
  我眼睛这么不经意一扫,两只雪白的奶子仿佛要从连衣裙的V 领里喷薄而出 一般,立马映入眼帘。我很淫荡地嘿嘿笑着说,「不用找了,就大姐你这样的。」 
  侯姐听后,推了一下我的手臂,「我说小弟,姐不跟你开玩笑啊,你到底要 什么样的?说个标准,是丰满型的,还是苗条型,或者技术娴熟型的?」
 
  「侯姐,没跟你开玩笑,你长得这么丰满,就是我要的类型。」说着,我就 作势拿右手向她胸前抓去。眼看就要抓到裸露在衣服外的乳房了,侯姐一把抓住 我的手说,「你个小毛孩敢要我?我三两下就把你收拾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哟,那我可更得跟你切磋切磋了。」
 
  严格来说,侯姐算不上多漂亮,不过全身上下都散发出这个年龄的女人所应 有的绝妙风韵,不需要多漂亮就已经充满了杀伤力,就像熟到刚好的桃子。如果 用「媚」来形容她,我想那是最恰当不过的。
 
  一到了楼上包房,我左手就从V 领探了进去,肆意品尝着超级大奶的丰满和 弹性,淫亵地搓揉着里面毫无保护的娇嫩乳尖,那只肥白大奶就像充了水一样富 有弹性。侯姐也没闲着,将手摸到我胯部。
 
  「没想到你人长得帅,下面也这么帅。」
 
  我知道自己那东西也算比较大的了,看来她也很吃惊。
 
  「侯姐,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哼,谁知道你这东西是不是中看不中用了。再说了,其他姑娘也许怕你这 个,我却不怕,我三两下就把你收拾了。」
 
  「那好,侯姐,如果你被我收拾了,今晚的钱你可就给我免了啊。」
 
  此时此刻,侯姐原本丰满的乳房,早已被我抚弄得更加饱满了。只见她一把 将我推倒在床上,退下我的内裤,露出我那根八公分长的软棒。
 
  「好家伙,还没膨胀就这么长啊。」侯姐心里暗自嘀咕着,开始伸出右手上 下搓弄着我的肉棒。我感觉到自己的肉棒正在起变化,按捺不住,就侧过身去, 掀起侯姐的裙摆,一条很普通的肉色三角裤将她的下体包得紧紧的。
 
  说实话,我最抵挡不住穿肉色丝袜或肉色内裤的女人,因为这东西能把女人 的胴体衬托得更加性感,就像女人身上多了一层伪装的皮肤一样。我隔着她的内 裤不停用手抚摸她高高突起的阴户,很快,我就发现秘处已经湿润,那肉缝渗出 的淫液正将我刚才奋力抚摸的底裤部分染成深褐色。
 
  我很娴熟地伸出中指隔着内裤轻压肉蕊,缓缓地划着圈圈,一阵阵腥臊的气 味传来,我已经嗅到女人准备好进行性交的气息。
 
  果不其然,侯姐从旁边拿出安全套给我戴上,从裙摆里扯下自己的肉色三角 裤,蹲坐在我身上,一手掀起裙摆,一手扶着我的肉棒移近自己阴户。待龟头对 准并抵住了自己的阴道口,侯姐便将整个身子自由落体式地高速放下,我那长度 为十七公分的肉棒一下子从悬空状态转入紧凑压抑的状态。
 
  我觉得自己的肉棒好像泡在温泉里一样暖洋洋的,但是肉棒四周被又软又湿 的狭长肉壁包裹得紧紧的,特别是当龟头顶到侯姐阴道的深处,我忍不住打了一 下哆嗦,暗叫一声「不好」,我知道这是侯姐给我的下马威,赶紧锁住杂念。 
  侯姐也在心里暗想,「老娘光想着给这小毛孩下马威,都忘记了这么长这么 粗的肉棒自己能不能受得了,刚才这下有点太猛了,都快顶到子宫口了。我的好 好使出我的螺旋功,六十下让他就缴械。」想到这里,她将两只脚踩在床上,双 手扶着我的前胸,开始上下套动。
 
  我见侯姐那两个雪白肥大的奶子跟着上下抖动着,有时又左右甩动着,好几 次都从V 领里冲出来,又被奶罩拉回去。本来我还想伸手去抓那两只奶子的,无 奈侯姐的动作太剧烈了,我完全被她带进她的节奏,极度不适应,只好想着怎么 抑制精关。
 
  侯姐控制着自己套弄的节奏,嘴里不断发出「啊啊」的呻吟声,整个人好似 一个上了发条的机械人般,急速地上下套动。我感到她压得好大力,频率太高了, 磨得我肉棍都发热了,才一分钟的公分我就想发射了。
 
  「你慢一点呀。」我伸手想抓住她腰肢,想阻止她不摇动,但她好像已经完 全失控,嘴角带着笑,将上下套动改成了旋转摇晃。侯姐就好像跟我有仇似的, 剧烈地摇、扭、撞、压,还不停地浪叫着,「你射呀!射呀!」
 
  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只能豁出去了,我心想,要缴械也要一起缴械。意念至 此,我不再想着阻止她运动,反而伸出双手托起她的两条大腿,利用腰腹的力量 向上快速连续地刺出坚硬的肉棒。
 
  这回上演得绝对是出旷世好戏。侯姐没料到我会做困兽之斗,她以为能控制 住我的龟头不触及子宫,却没料到在我大力而高速的抽动下,每一下都顶到她的 花蕾深处。
 
  连续二十几下后,我感觉她的肉洞里面好像越来越热了,我的龟头受到的麻 酥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知道自己快要交货了,于是更加卖力地再做三次冲锋。与 此同时,侯姐的阴道也开始明显而强烈的加速收缩,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由她的 肉洞里直冲向我的龟头,我的精关一开,一股精液如决堤的洪水般直冲而出,只 听两人同时不由自主地发出「啊……啊……」的呻吟声。
 
  侯姐一个蹲不稳,身子向后瘫坐在床上。我坐起身来,对侯姐说道:「你还 真不好对付咧。」
 
  侯姐「哼哼」了两声,答道:「小子,早跟你说了老娘不怕你!」
 
  我赶紧嬉皮笑脸地说:「侯姐,你要是服软求饶的话,我就放过你了。」 
  「哼,就你这两下子,今晚我们就算打个平手。」说完,她站起身,朝窗台 走去,准备打开窗户通风。我揉了揉眼睛,看着她的背影,透过连衣裙的薄纱, 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暴露无遗,三十六寸的大奶子丝毫没有因为岁月的摧残而下垂。 在昏黄灯光的投射下,她那黑色柔顺的阴毛以及明亮雪白的大腿出现在我面前的 时候,我瞬间感到一阵悸动,胯下那一根大肉棒又开始蠢蠢欲动。
 
  「今天豁出去了。」我从她包里翻出安全套,再度戴好。侯姐很吃惊地看着 我,没想到我恢复得这么快。「靓仔,你今年几岁?」
 
  「二十四。」
 
  「年轻人就是有本钱,这么快又硬了啊?」
 
  我「嘿嘿」干笑了两声,示意她继续坐在我上面。侯姐心领神会,与刚才不 同的是,这次她背对着我跪在床上,横在我腰间,身子前倾,右手按在床单上, 左手从她跨下向后探出,五根手指抓住我那重新勃起的肉棒。我将连衣裙的下摆 向上撩开,那两片酱黑色的阴唇赫然映入眼帘。尽管那两片阴唇都向右边侧歪着, 却仍然掩盖不住中间裂开的那条口子。
 
  待我的龟头抵近那两片阴唇顶部的时候,侯姐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指上移,紧 紧扶住龟头,同时身体由前倾的姿势改变成直立的姿势,她这腰部很自然地挺直, 我那龟头就整个没入肉穴之中了。
 
  侯姐这么一挺直上半身,那连衣裙的下摆又垂落下来,我只好再次将它撩开, 并用双手拍打了一下侯姐的肥臀。侯姐很配合地再次将身体前倾,双手按在床单 上,趴向自己的斜前方,用两只肥白的大臀部反复不停地展开了运动。就这么连 续抽动了三十多下,侯姐大概是累了,运动的节奏越来越慢,我见状便伸出两只 手向前按住那两片白花花的大屁股,同时往前推。
 
  侯姐仿佛打了鸡血似的,又开始快速地做起活塞运动。于是,我每次向前推 动侯姐的肥白屁股时,都要等到我的龟头快要从阴道里滑出来,龟头冠能看得见 的时候才停手。当我的手不再用力向前推的时候,侯姐的屁股立即迅速地向后撤 退,一直把我的肉棒包裹了五分之四才反向向前推进。
 
  这个场面实在太淫靡了!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这样还是不能快速征服她,特别是我的肉棒只能朝前方 三十度抬头,无法发挥出肉棒直突直刺的强大冲击力。于是,我双手托起她的大 腿,侯姐只好改趴式为蹲式,我将自己两条腿向两边打开,侯姐很顺从地将跨在 我腰间的双腿挪到我的两腿之间。
 
  一切准备就绪只好,我就开始托起侯姐的肥臀,用腰肢带动肉棒不停地向上 直刺,每次都将肉棒的五分之五全部送入肉穴里。侯姐显然受不了这样的销魂刺 激,开始大声地浪叫起来。连续抽动了二百多下,一股浓热的淫水从阴道深处急 泄而出,侯姐魂飞神散一般瘫坐在床上,淫水的润滑度是如此之强,以致我的肉 棒都从肉穴里滑出。
 
  为了彻底征服侯姐,我从床上站起来,走到侯姐面前,将她的两条大腿分开, 左手扶着肉棒,顶到她的阴道口。
 
  侯姐大叫了一声「我的妈呀,你还来?」
 
  侯姐一边说着话,身子一边像风中的落叶一般簌簌发起抖来。
 
  我二话不说,强行用龟头拨开那湿润的阴唇,轻轻往里一顶,侯姐一声轻呼, 弓起了背,双手一下子搂住了我的后腰。
 
  这次我从正面突击,双手终于可以很顺利地将连衣裙从她腰际往上掀起来, 从她头顶拿开,一条黑色胸罩露了出来。让人惊奇地是:这居然是条缕空的半罩 式胸罩,在缕空的内侧还有诱人的雕花。
 
  「这么大的奶子用这么小的胸罩包裹,难怪有那么一大片乳肉都跑到外面来 了。」我心想着,伸手就到她身后想解开挂钩,谁料后面居然找不到挂钩。 
  「在前面。」
 
  「这么先进的东西,哎,我都落伍了。侯姐,你是多大号的呀?下垂不下垂 啊?」
 
  侯姐咯咯笑道,「我这是36F ,你说下垂不下垂,傻瓜。」
 
  就在侯姐搭话之际,只听「啪」的一声,我已经解开乳罩前面的挂勾,二个 罩杯掉落,那二颗雪白柔嫩有弹性的乳房就跳了出来,在眼前诱人地晃动。侯姐 的乳房确实很硕大,而且呈梨型下垂着,莲子般大小的紫红乳头,高翘挺立在一 圈褐色的乳晕上面,我兴奋极了,双手抚摸着她的乳房,用食指调动她的乳头, 她全身一阵哆嗦。
 
  我手上的动作不断,下面的活塞运动也没有减缓,每次我都将将阴茎深深推 到尽头,都能听到两颗卵蛋挤在她的大腿根部发出「啪啪」的响声来。
 
  侯姐就像一只发狠的母老虎,嘴里浪叫着:「喔……嗯……好爽……快…… 快……我投降了……」
 
  侯姐激动的大声叫嚷着,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荡声音是否传到房外。我就像一 只饥不择食的饿狼,每次都将穴口两片紫黑色的阴唇抽插得翻进翻出。剧烈的的 抽插所带来的刺激一波波将侯姐的情欲推向高潮顶峰,很快她便舒畅得全身痉挛, 大量热乎乎的淫水喷涌而出,烫得我龟头一阵酥麻。
 
  我感受到侯姐的小穴正收缩吸吮着肉棒,一边继续快速抽送著,一边大叫了 一声:「啊……」
 
  侯姐见状,拼命抬起肥臀迎合我的最后的冲刺。快感来临的一刹那我全身一 畅,精门大开,滚烫的精液卜卜狂喷而出。
 
  很明显,侯姐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只听她「嗯……嗯……」
 了两声,便如痴如醉地躺在床上喘息着。
 
  一场大战结束,我休息了片刻,由于担心大师在外面久等我,便起身穿起衣 服。
 
  「你去哪儿?」侯姐问我。
 
  「我到楼下找我哥们去。」
 
  「你不用找他,他没那么早出去的,他完事了都要睡一觉才走。」
 
  我怔了一下,心想大师你也太能玩了吧。
 
  侯姐光着的身子在昏黄的灯光中显得尤为白皙。我穿好衣服,静静地注视着 侯姐那两只大乳房在高潮过后向两边耷拉着,失去了端立的魅力。稍微分开的大 腿的上部,显得有点儿粗了,两腿间一大片倒三角状的黑毛毛,犹如簇拥在山谷 小溪沿岸的丛丛绿荫。
 
  「我还有事,先走了,侯姐,等下你跟我哥们说一声。」
 
  「不送。」侯姐眯着眼答了一句。
 
  等我走到楼下的时候,那个叫阿芬的正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绯红朝我颇有 意味地点头。我觉得,她好像是在跟我打招呼。
 
  我走上前去对她说道:「阿芬,等下你跟我哥们讲一声,我先走了。」
 
  阿芬「嗯」了一声,还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一个人回到大师家中,发现灯全是熄灭的,看来叶敏嫂子也睡了。我去卫生 间很小声地冲了个冷水澡,便回到小黑屋准备睡觉。当穿着一条短裤躺在床上的 时候,心里却莫名其妙地想起嫂子来,越想心里越烦躁。干脆,去看看嫂子睡着 没。
 
  于是,我光着脚慢慢走到叶敏嫂子的卧房前,轻轻的拧开房门,确定她睡熟 了,就闪身钻进了嫂子的卧房。我把卧室的门轻轻关上,胸口禁不住一阵狂跳。 等到眼睛渐渐适应了房里的黑暗,我才向床上看去,只见叶敏嫂子穿了一套粉红 色的真丝睡裙,只在腰腹部盖了一条薄毯子,蜷曲着身子,睡得正甜。我踮着足 尖,走到床前,轻轻将她腰间的毯子拉到地上。嫂子居然纹丝不动,毫无察觉。 
  我走到她跟前,低头看着叶敏嫂子,那清秀美丽的脸上没有一丝反应,甚至 她的嘴角还带点微微的笑意,这更鼓舞了我的色心。
 
  我准备将嫂子的睡裙往上撩开,却不慎碰到她的大腿,嫂子「嗯」的一声, 转动了一下她的身体,我愣了一下,赶紧收手,停止动作,屏紧呼吸,紧张地看 着叶敏嫂子。还好,嫂子仍然紧闭着双眼,而且刚刚她这一转动身体,刚好由侧 身卧睡改成了仰面而睡,这反而更加方便了我的行动。
 
  我伸出颤动的双手,战战兢兢地把手放在她睡裙的最下端,慢慢地向上拉去, 先是露出一对柔美细腻的小腿,我继续往上拉,那一对雪白结实充满了弹性的大 腿也暴露在外面。等到睡裙被拉至臀部位置的时候,我怎么撩也撩不上去了,原 来是刚才嫂子翻身的时候臀部紧紧压住了睡裙。看来,除非我把她屁股抱起来, 否则这睡裙就没办法完全拉起来了。
 
  我只好停下手,看看叶敏嫂子,她浑然不觉自己的大半个下体都已经裸露在 外面,仍旧带着甜笑熟睡着。我直起身体,用极轻的动作移动到叶敏嫂子的上半 身旁边,看着嫂子那笑地弯弯的嘴巴,忍不住拉下自己的短裤,将龟头放在嫂子 的嘴唇上。虽然没有办法把龟头送入嫂子的小嘴里,可就是这样,也让我无比的 兴奋。
 
  藉著窗外的细微的光线,我很清楚地看见龟头前端流出的透明分泌物沾润在 嫂子的嘴唇上,随着我的龟头在嫂子嘴唇上的轻微移动,那些分泌物也被拉成了 一条长长的透明细丝。
 
  我索性跨蹲在了叶敏嫂子秀脸的上方,用龟头轻轻顶动她的嘴唇,使他的小 嘴露出了一条小缝。当龟头接触到叶敏嫂子洁白的牙齿,我便半蹲着身体上下轻 轻顶动着,龟头前面的水丝和叶敏嫂子的口水混在了一起,渐渐变成了一滴大大 的水珠,最后滴落在嫂子洁白的牙齿上。
 
  这时候,嫂子居然在睡梦中张开了口,像咽口水一样把那滴我龟头的分泌物 给咽了下去。借此机会,我将龟头顺势突入到嫂子的嘴内,一下子抵住了嫂子的 丁香玉舌,整整一个龟头全部浸入到嫂子那美丽的香嘴之中。嫂子的舌头温柔极 了,她的舌头碰触到我龟头时,还带着许多的口水,那温暖的口水和柔软的舌头 包裹着龟头,让我的龟头在里面十分地愜意和舒适。
 
  可惜叶敏嫂子仅仅张开嘴没几秒种就合拢了牙齿,我深怕她咬伤了我的小弟 弟,连忙迅速把龟头从叶敏嫂子口中抽了出来。龟头从叶敏嫂子嘴里离开的时候, 带出了一串长长的水丝,从嫂子那洁白的牙齿一直拉到我抬起的阳具上。慢慢地, 长串水丝的中间一段在半途掉了下来,直接滴落到叶敏嫂子那清秀的脸颊上。 
  我呼出了一口气,小心挪动着身体,爬到嫂子腰间的位置蹲下,拉住睡裙的 两个肩带,慢慢把肩带向两边拉开,使丰润雪白的双肩裸露出来,接着,我轻轻 拿起叶敏嫂子的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把一只肩带从她手里拉出来,又同样把另一 条肩带也拉出来,这样,嫂子睡裙的上半身就完全松脱了。
 
  我抓住睡裙的上半截慢慢向下拉,等拉到胸部位置的时候,发现嫂子竟然没 戴乳罩!我头脑轰了一声,便一把将嫂子的睡裙拉到腰间。
 
  啊!那一对坚挺雪白的乳房一下子跃然在我面前,虽然没有侯姐那么硕大, 可也着实不小,我伸出双手试图一手抓住一个乳房,发现根本没办法抓个全部, 看来嫂子这对大奶不是E奶就是D奶。
 
  经过我刚才手上的动作,乳房上那两粒红艳艳的乳头也颤颤巍巍地轻轻晃动 著,我忍不住伏下身子亲吻上去。
 
  啊!叶敏嫂子的乳房是那么的温暖柔嫩,两粒乳头左右分布在我的面颊的两 侧,我每亲吻一下嫂子的乳沟,那两粒乳头就轻轻击打一下我的脸庞。我轻轻吸 住乳头,含在口中,用舌尖在嫂子那芳香的乳头上反复拨弄。
 
  忽闻嫂子轻轻「嗯」了一声,我有点心慌,但仍然大着胆子继续用嘴含着嫂 子的乳头,斜着眼向上看去,嫂子的眼睛仍然紧闭著,不过鼻息却明显的加重了。 看来,今晚给我庆祝的时候,嫂子喝的酒有点过量,这酒就这样,当时喝不觉得 烈,可后劲大着呢!
 
  现在该怎么办?我开始踌躇起来,再继续这么非礼嫂子也对不起大师啊!可 是,此情此景,又让我欲罢不能,哎……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whispernan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