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爆乳性奴养成记](01)作者:WILLERECTION
[爆乳性奴养成记](01)作者:WILLERECTION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68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家住在市中心的一座高档公寓中,自从搬到这里之后,热爱健身的我便时 常到不远的健身馆健身。在不长不短的6年的健身之后,我的身材已经是公认的 完美倒三角,我时常跟老婆孟玲炫耀:「玲玲,你的胸还真没我的大呢!」往往 遭受的是她撒娇的一个白眼,不过我也了的其中,自从迷上了健身,我也慢慢的 从闷骚转变成晒照狂魔,动不动在健身软件KEEP上晒出自己的胸肌、腹肌和 人鱼线,并天天在锻炼后分享自己的营养及锻炼心得。往往是晒出自己的人鱼线 时,惹得不少女粉丝们惊叫不已。即便是如此,我数年如一日,风雨无阻的天天 去健身馆,除了个别应酬和特殊情况之外。
 
  6月7日的那天,我状态比较好,便一直锻炼到健身房下班,我对着镜子摆 了个POSE之后,穿上宽松的跨栏背心,拎上挎包便走出了健身房,今晚的风 闷热闷热的,走出健身房的我还是被热的满头大汗,因为见天不早了,担心孟琳 在家等着我着急,我便小跑着往家里奔去。呼哧呼哧呼哧,我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仿佛又开始进入了训练状态,不一会儿便到了单元门口,候梯厅空无一人,我猛 地一跺脚,声控灯猛地一亮,我才发现有个女子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刷着手机,而 我的这一猛地闯入似乎也打扰到她,她抬头看着我。在我从她眼前走过的时候, 我礼貌性的朝她微笑一下做了一个不好意思的动作。她似乎也不以为意,站起来,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裙摆,将因为低头落到胸前的头发优雅的往后一甩,我才发现 她穿着白色的衬衣,黑色的包臀裙,肉色的长筒丝袜——就是标准,的OL职业 装。她涂着浓浓的粉底,身上散发着清新迷人的香味,站起来之后,她距离我的 位置不到1米。
 
  在这样一个密闭的空间里,本身怕热的我更加汗流浃背,不得已的情况下, 我转身在大厅里慢悠悠的兜着圈,可是这鬼天气居然一点儿风也没有,越走越热。 我只得伸手将额头流下来的汗水擦掉。她见我没带纸巾,便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 递给了我,我愣了一下伸手接过「谢谢」并回之微笑。这时的我更加认真的看了 一下她的脸,她长着一张乖巧的脸,但是胸前之物可不容小觑,因为是修身衬衣 的缘故,小蛮腰更加衬托出她胸前两枚肉球的硕大,领口可能因为天热的缘故她 去掉了一个扣子,虽然里面穿着背心,但是那乳沟可是清晰的展现在我眼前,我 猛地咽了一下口水,说实话跟玲玲结婚4年以来,我从未感受到女人丰满的胸部 是什么感觉,而这种好奇感往往只能从AV中隔着屏幕感受了。面前的这个娇媚 的女人,简直是我意淫里最想将之收入囊中之物。
 
  正在我不断幻想的时候,这个女人说话了:「你也是这里的住户吗?」
 
  「是的,搬过来2年多了!你呢,也是住在这里吗?」
 
  「嗯」,她点点头继续说道,「这里离我上班的地方近,所以就在这里租了 一个房子」。
 
  我心想,这里的租金也不便宜,想必她的工资也不低,便问道:「你在哪里 工作呢?」
 
  「就在东方大厦,一个养生会所做营养师。」她回答。
 
  据我所知,东方大厦有一个本市最大的养生会所,说是养生会所其实就是个 足疗洗浴按摩中心,很多官员大老板都会去那个地方,那里的消费很高,随便一 个服务都要四位数一个小时。也难怪这个小姑娘能够租的起这里的房子。想来我 和玲玲是将自己的一辈子都投入了这套房子,借用了一点儿父母的钱付了首付, 剩下的钱就靠我俩的收入来月月还贷款了。
 
  不一会儿,只听外面「轰隆」一声,哗啦啦哗啦啦,便下起了雷阵雨。我还 在庆幸幸好自己早早的回来了,不然此时肯定成为一个落汤鸡。「叮」一声,电 梯终于到了。出于礼貌,我让这位女士先进。
 
  进了电梯,我按下了33层,这是我家的楼层,我转头问她:「几楼?」 
  「23楼,谢谢!」我按下了了23楼的按键。
 
  「你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啊」我继续和她聊到。
 
  「没有啦,我都已经22岁了!」她不好意思的笑道。
 
  「有男朋友了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回家啊!」我们开始聊了起来。
 
  「哦……嗯……还没有呢!」她更加不好意思了!
 
  我感觉到我的问话似乎有点不太合适。便止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电梯上 显示的数字「17、18、19」猛地,电梯灯一闪,「框框」电梯停住了,正 好停在了19- 20层这一转换之间,我们俩先是一愣,没过一会儿,电梯灯又 开始忽闪,啪,灯光连同轿厢里面的风扇集体失效,我们一下陷入了伸手不见五 指的黑暗之中。
 
  女子一紧张,啊的叫了出来,我边伸手边安慰她:「没事,抓住我的手,可 能是停电,别紧张。」不伸手不要紧,我这一伸手,一下不偏不倚的深入女子的 衣服里,我摸到了浑圆的乳房,还有那嫩嫩的乳头,女子更是惊叫一声推开我的 手:「你干嘛啊!」。
 
  我连声道歉,说到:「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现在我们俩不能惊慌, 要等待救援。」说着我仍旧朝着女子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我脚一探,碰到了她 的高跟鞋,上身跟随过去,与她站在一起,握着她的娇嫩的手。她的手很细很长, 光凭触觉我就能猜出这肯定是双洁白的玉手。渐渐的,她的手心冒出了汗水。她 拿出手机,才发现在停电的状态下,电梯里一点儿信号都没有,她第一时间试着 给她的老板打电话。我看到她通讯录里面的是「张总」。可是手机总是在拨号界 面就嘟嘟两声自动挂断了。
 
  慢慢的,电梯里狭窄的空间变得越来越闷热,我拉着她试着摸着报警键,可 是不管我怎么按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外面安静不已,我们用力的敲着门呼救,可 是外面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女子越来越紧张,她转过身来抱着我,紧张的就快哭 出来了。我边拍着她的背边安慰她:「没事的,不要害怕,我来想办法出去。」 
  她几近哭了,搂住我腰部的手更加大力了:「我感觉她胸脯软软的两颗肉球 紧紧地贴着我的身体,鸡吧不禁开始起反应了。」为了不让她感觉到我下体的异 样,我推开她,试着用手来扒开电梯门。手指刚扣进去的时候还真的需要很大的 力气,可是没想到,当电梯门开一个2厘米左右的缝隙时,接下来就很好开了。 门打开了,可是面前的却是一道人高的墙,电梯轿厢停在了19层的上部,不到 20层的位置。透过微微的光芒我看到轿厢上部的空隙正好可以容许一个人出去。 
  于是我跟身旁的女子商量:「我把你托上去,然后你在上面拉我上去。」 
  女子犹豫了一会儿:「我怕拉不动你,要不你先上,然后再拉我上去。」 
  「不行,这个地方不好出,万一电梯出事,你还能逃出来。我锻炼过,我不 怕!」
 
  还是一阵沉默,她说:「好吧」。
 
  说着我就蹲下来搂住她的膝盖,忽地她被这样的接触吓得一颤,我将她的屁 股顶在肩上,缓缓地站起来。
 
  「能够到了吗?」
 
  「可以了,但是我没有地方抓手啊,你再把我往高里托一点儿!」
 
  我踮起了脚尖:「可以吗?」
 
  「不行啊,我手太滑,抓不上地面啊,使不上劲啊」
 
  我不得已只能拖住她的屁股,一手扶着她的大腿外侧用力托举:「现在怎么 样?」
 
  「好,差不多了,再稍微高一点儿」
 
  虽然她不重,但是再这样闷热的环境下,出这么多汗,手难免会滑,我这样 的托举不可避免的将她的包臀裙推了上去,我摸到了她穿的蕾丝内裤,在她还要 求我托高一点儿的时候,我只能将已经快滑脱的手往屁股中心挪了挪,没想到这 一挪,大拇指竟透着内裤插入了她的小穴中。我感觉到这少女的小穴一股温热, 还有那如婴儿嫩滑的肌肤。她感受到大拇指的「入侵」不禁大腿一禁,我因为这 个动作差点没将她拖住,于是用另一只手托着她的皮肤,这个动作更让我的大拇 指深入她的小穴中。我感觉小穴内一阵湿滑的液体,裤裆里的鸡吧不禁撑起了擎 天柱。无奈这是为了「逃命」她见「反抗」无效,便拼命的往外爬,不一会儿就 消失在轿厢上方的洞口。我伸着双手钩住上侧的地面,果然手滑的抓不住地面的 瓷砖,我缩回手,在裤子上抹了抹,然后使尽全身气力,再次钩住20层的地面, 用力一提,随之用胳膊肘抵住地面,左腿顺势一甩钩上地面,一个翻身就上来了。 
  只见她瘫软在地面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我上前询问道:「你没事吧?」 
  她摇摇头,微微的灯光下,我仿佛看到她红透了脸颊。
 
  「要不我背你上楼吧」我想尽量弥补一样刚刚的失礼行为。
 
  她点点头。我弯着腰蹲着,她缓缓地扑在我的背后,这时候我更加感受到两 个浑圆的大肉球贴在我的背上。我抱起她的臀部,无意间指头再次碰到了她的 「中心位置」一处粘腻的液体让我不禁捻了捻手指。莫非是……我感受着这无以 伦比的感官体验,加上天马行空的意淫,胯下巨物竟一点儿也没有消下去。 
  不一会儿,我就来到了23楼,我转进了前室,闻到:「哪一间?」
 
  「2302室」
 
  到了门口,我将她放下,她不好意思的说着:「谢谢你了。」
 
  转身要走的片刻,她突然间说到:「今晚多亏你了,要不是你我估计我现在 还困在电梯里不知道怎么出来呢。」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反正现在也停电了,回家也没啥意思,要不来我家坐坐,以表我的感谢之 情。」
 
  我心念一转,这不是一个好机会吗?便说:「恭敬不如从命啦!」
 
  她打开了房门,我跟随着她进了房屋。在城市灯光的照射下,我发现这是一 个精致的两室两厅,房屋内的布置是简欧风格。我坐在柔软的皮质沙发上,她到 厨房间拿出了几支蜡烛点燃,并且从酒柜上取下一瓶红酒,还有两个高脚杯。在 烛光的照射下,她的面容更显精致。她熟练的开瓶,醒酒,斟酒。暗暗的红酒在 蜡烛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晶莹美丽。
 
  她端起酒杯:「我叫王露,今年22岁,今天有幸认识你真的很高兴。」 
  我端起酒杯回到:「谢谢你,我叫廖峰,今年29岁,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我们碰杯后一饮而尽。
 
  她开心的说道:「你知道吗?你是我在这个城市里认识的第二个对我最好的 人!」
 
  「是吗?那第一个是谁啊?」
 
  「是我们张总,他给我找到养身会所的工作,并且给我找到这么好的住所。 这个房子就是他的!」她很自豪的说道。
 
  「就是你刚刚在电梯里面要打电话的张总吗?」
 
  她点点头。
 
  「那你住了他的房子,他平常住哪里呢?」
 
  「他有自己的房子,老婆孩子都在一起呢!」
 
  「那你还真是幸运啊,初来乍到遇贵人啊!」
 
  「不是呢,我妈妈跟他是同学,所以我刚到这里就来找他了!」
 
  说着,她又端起酒杯:「来,我敬你第二杯!」
 
  就这样,我们一杯两杯三杯……越喝越高兴。不一会儿一瓶红酒就喝了大半 瓶,她猛然想起冰箱里还有一些好吃的,转身要去取得时候膝盖一转,一下子磕 到茶几角上,疼得她弯起了腰,我见她碰着了,赶忙靠近看看有无大碍。她的腿 细又修长,膝盖处因为刚才爬出电梯的动作磨破了皮,大概是不小心碰到伤口了。 我问他哪里有纯净水,这个伤口需要洗一下,不然很有可能会感染,她指了指冰 箱。我起身去冰箱拿矿泉水,回来的时候正碰到她掀起裙子脱掉丝袜的那一刻, 我看到那浑圆的肉感十足的臀部,还有那粉嫩的蕾丝半透明内裤,不禁再次咽了 咽口水,她柔缓地解开丝袜的扣子,轻轻的脱掉,我赶忙上前去帮忙,她不好意 思地夹住了大腿,而我眼角一瞥,正好看到那内裤中心的一点湿润的印记,我心 想我的猜测没错,她因为刚才的刺激,已经开始有反应了。
 
  脱掉丝袜后,我轻轻用矿泉水冲洗着她的伤口,不一会儿血印子也顺着水流 干净了。而此刻的我脑海里全是如何将这个露露扑到爆操一番的淫荡想法。我想 象着她在我胯下呻吟的浪荡模样,不禁挑逗地鸡吧再次勃起,这下这一勃起可被 王露看的清清楚楚。我的手在她修长的长腿上划弄着,猛地弹向王露那早已湿漉 漉小穴,不曾想她竟极为配合的张开双腿,我猴急的拨开遮在上面的蕾丝内裤, 中指直直探入她的蜜穴之中,只听她娇嗔一声,我另一只手径直捏向她那我早已 垂涎已久的大乳房。这乳房之柔软弹滑简直为我前所未见,我隔着衣服捏着揉着。 不一会儿只觉她下体淫水泛滥,于是我伸手插入她背心内侧,发觉她的乳头早已 勃起。我用力扯开她的衣服,两枚鲜嫩欲滴的白皙奶子如果冻一般弹了出来。我 如饿狼扑食一般吮舔着这一美物,那娇嫩的乳头简直比葡萄干还甜美柔软。 
  在我的上摸下插下,她不禁也伸手探向我的胯下,早已一柱擎天的鸡吧被他 握个正着。
 
  「你的鸡巴好大!」
 
  我自豪地笑着,心想今天你也能享受一下我老婆独享的大鸡巴了,做为男人, 18cm的大鸡巴一直是我的自豪,想着这些年让他委屈的只享受孟琳的小骚逼, 今天总算能大开荤戒了,心里不禁无比的爽快与自豪。
 
  「今天就让它作为我给你的见面礼吧!」
 
  说着我站了起来,挺立的大鸡巴一跳一跳,王露跪在我面前,双手抓住我的 大鸡巴,将玉口含住了我的龟头。那一刹那,我觉得鸡巴插入了温热的天堂,当 她舌尖缭绕着我的龟头时,我简直欲仙欲死,这种感觉简直太美妙了。但是她只 是浅浅的含着,虽然会一点儿口交但是可以感觉到她并不熟练,相比较孟玲那简 直差远了。她一边给我口交,一边摸着自己的阴蒂。看那逐渐凸显的浪样,我心 里真是把上帝、如来、观音、佛祖都感谢个遍啊,今天让我遇到这一尤物,简直 是上天对我的一大馈赠呢。
 
  想着我就抱起王露,将她放在沙发上,脱掉她的包臀裙,岔开她的双腿,舌 尖探向她的小穴深处搅动起来。这一探入,她不禁颤抖了起来,小穴不断地涌出 爱液。果然年轻就是好啊,想来我跟孟玲,刚结婚那几年她也是每次做爱都将床 单打湿一大片,后来生了孩子,性爱也变得平凡,往日的激情早已淡去。虽说女 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但是花苞初开的女子对于性爱也是颇为渴求的,眼前的王 露即使如此。我光是用舌功就让她淫液横流,浪声四起。
 
  她喘着粗气浪叫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廖峰……你的舌头好棒… …弄死我了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棒……我感觉我快高潮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越是浪叫,我越是加速挑动,淫液如喷泉一般的涌出,哗啦啦的打湿了沙 发。我的脸也几乎要被这不断涌出的爱液浸湿。见她喘着粗气,不断地揉搓着两 颗大肉球,我直起身,将肉棒放在她的腹部,比了比,这个长度直接可以戳到她 的肚脐上方。我用肉棒在她阴蒂上来回揉搓着,她几近颤抖着摸着我的肉棒,按 压着她的阴蒂,她哼哧道:「峰哥哥,不要挑逗我了,快插进来,快啊………… ……」
 
  我不理会她,而是继续揉搓着,可就是这样,她的淫液还是不断的往外流。 我心想这个骚女人还真是碰对人了,看我怎么用鸡吧收拾你。想着我用龟头抵住 她的阴户,她一缩,竟将小穴入口缩的仅仅的,要换作孟琳的小穴,我这一放估 计她主动地都要将它吸进去。可是王露的小穴却紧致异常,我轻轻的挺着腰,将 龟头刺入,她居然开始猛烈的颤抖,而一阵强烈的酥麻感也通过龟头传到我的大 脑。
 
  「这小穴真紧,你不会是处女吧?」
 
  王露红着脸,点点头。
 
  处女竟然这么骚,龟头进入后,我更是缓缓地刺入,而王露皱着眉头咬着牙。 我见她难受的很,便拔了出来,她一看插到一半了居然拔了出来更不干了,主动 抓住我的鸡吧插进了小穴。这时候我感觉进去就顺畅多了,可是中间有一个槛, 这不会就是所谓的处女膜吧?当时给我老婆破处的时候,我可没感觉到这么紧, 莫非每个人的处女膜都不一样?我心一横,一抽一插,扑哧一下,鸡吧一下子刺 穿了处女膜,而王露脸上的愁容也一下子舒展开了。她的双脚勾在我的腰部,我 的鸡巴突破重围深深地插在她的花心上。
 
  于是战争开始了,我抱住她的臀部扑哧扑哧的抽插着,我感觉黏黏的液体顺 着我的大腿流了下来,而王露轻轻的呻吟缭绕在我耳旁。慢慢的,我开始感觉到 龟肉传来阵阵快感,这紧致的小穴还有破除的快感让我不禁加速了抽插。
 
  「啪啪啪啪啪啪」肉碰肉的声音在房间内回想着。
 
  王露安静了许久终于开始呻吟了:「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嗯嗯 嗯……」
 
  每一次抽插都刺入她的花心,她开始猛烈颤抖……我感觉每一抽插都能带出 热乎乎的液体……她高潮了,在初夜于第一个男人的交合下高潮了。而身经百战 的大鸡巴却不停歇,在王露停止颤抖后,我抱起了她,她双手勾住我的脖颈,我 感受到胸前她温热的奶子给我的柔软弹滑的触感,在一次次的深深抽插下,她的 奶子上上下下的在我胸前跳跃。撩拨地我的神经异常的兴奋。我抱住她的丰臀, 手指探入她的菊花,她不禁屁眼一紧,我笑道:「你放心,这个地方留着下次开 发!」她娇羞的锤了锤我的胸部。又是啪啪啪啪,她开始放下戒备大声的呻吟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棒………………真美妙…………峰哥…… …………操我…………大力深深的操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这种姿势下,我感觉鸡吧刺入一个峰回路转的通道,紧致又滑嫩,这个通 道循环往复的刺激着我的龟头,在最后大力的冲刺下,我感觉枪支上满了膛,用 力的捏住王露的屁股,最后一次深插,将汩汩浓浓的精液射入她的花心,而这时 候的她也二度被操的阴道抽搐不已。我将她放在沙发上,揉捏吮舔着她的乳房, 而大鸡巴还在她的小穴里抽动着,射精着。我几乎要将我所有的储备都射进她温 热的体内。
 
  休息了一会儿,我找来纸巾擦拭身体,在烛光下我发现,留在我腿上的液体 泛着粉红色,这大概是破处见红掺杂着爱液的结果吧。而她的私处在这一番云雨 之后显得粉嫩弹滑,要不是射的精疲力尽,我还真想抱起她再猛操100个回合。 
  就这样,我抱着王露,疲惫的瘫软在沙发上,就这样抱着,睡到了第二天天 明。